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土屋 太 鳳 セックス,新手必看

张小帅落水的地方离着岸边并不是很远,他憋着一口气,不一会儿功夫就沉到了河底。

  并且,因为拥有透视眼的原因,即便是他闭着眼睛,也能够清晰的看到河底的情况。

  张小帅在河底四处寻找了一番,压根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东西。

  正当他肺中空气用的差不多,想要浮上水面的时候,陡然间,他在不远处的河底泥浆里,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张小帅心里一阵激动,想着自己该不会是捡到宝了吧,连气都没来得及换,直奔那片泥浆而去。

  张小帅用手拨开河底泥土,发现果真有东西,只不过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他心里又疑惑了,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怎么会发出亮光呢?心里想不通,张小帅也没有继续深想下去,把那锈迹斑斑的铁盒子抱入怀中,想要往河面游。

  只是等到张小帅抱起铁盒子时,才吃惊的发现,这铁盒子看似不大,却相当的沉重。

  他双脚踩在下方的泥土上,猛地一用力,只能借着双腿反弹之力,往河面浮。

  而正在此时,惊变突然间发生了!只见他脚下踏着的泥土,被他用力一踩,竟然塌陷出一个水中洞穴来!顿时间,往河面浮去的张小帅,就感受到一股阴冷刺骨的寒气从脚下洞穴中传来,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觉的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被冰冻起来了。

  就连他怀中抱着的铁盒子,都险些没抓稳掉进黑黝黝、寒气逼人的洞穴里。

  张小帅心里吓了一跳,使出吃奶的力气往河面浮去,等到了河面,他依旧能够感受到脚下那股阴冷刺骨的寒气。

  当下,张小帅没敢停留,抱起怀中的铁盒子,麻利的游上了岸。

  张小帅所不知道的是,他前脚离开河底黑黝黝的洞穴,后脚那洞穴之中,就亮起一双绿油油、摄人心魂的眼睛!张小帅上了岸后没敢停留,抱着怀中锈迹斑斑的铁盒子就往家里跑。

  这铁盒子这么重,里面装着的该不会是黄金白银吧?张小帅感受着怀中铁盒子沉甸甸的重量,美滋滋的想着。

  不会儿工夫,他就回到家里,关好房门,满脸激动的开始研究打开铁盒子的方法。

  只是,他研究了半天,也没能把巴掌大小的铁盒子给搞开。

  张小帅心里一阵气结,从堂屋找来锤子,试着要把铁盒子给砸开。

  哪知道他砸了半天,这锈迹斑斑的铁盒子,依旧没打开,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指头给砸破了。

  张小帅看着自己肿的老高的手指头,心里可憋屈了。

  正在他心里犯愁怎么才能打开铁盒子的时候,沾染了他一滴鲜血的铁盒子,竟然“哧啦”一声打开了。

  一时间,张小帅脑袋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脸懵逼的傻愣在那里,连着手指上的疼痛也忘记了。

  “咔嚓!”张小帅满脸激动,双手颤抖的打开铁盒子。

  想象中一盒子黄金白银的景象并没有出现,却在盒子中看到了一本古书!张小帅之所以一眼认出来这是一本古书,也是因为这书上的文字,是与他家祖传医书一样的古字体。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武林秘籍?”张小帅见到盒子里装着的不是黄金白银,心里颇为失望,随后他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顿时间,张小帅的心又骚动起来,要真是那什么江湖失传的武林秘籍,岂不是发达啦!只是,当他迫不及待的拿起盒子里的古书,翻看起来时,心间再一次充满失望。

  “妈的,只是一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树,害的他白高兴一场。

  ”张小帅一脸沮丧的把那本古书往桌子上一扔,有些不死心的研究起铁盒子来,期望这中间有个夹层什么的。

  然而,他真的想多了,研究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新发现,顿时就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趴在桌子上。

  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开始翻看起这本关于药材种植的古书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本古书也不知道什么来历,竟然记载着所有药材的种植与培育方法。

  张小帅想到自家药田里还种着的药材,如获至宝般深读起来。

  利用他过目不忘的本领,仅仅一个多小时,他就把书中所有的知识记进脑海里。

  顿时间,张小帅对于药材的种植,又有了心得体会。

  说也奇怪,这古书中也提到了关于土质优劣的情况,难道自己的透视眼是与这药材种植古书配套的不成?一下子学了这么多事关于药材种植的知识,张小帅心里又萌发出再搞一次种药材的疯狂想法。

  不过,随后他就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父母的态度,还有欠了村民们一屁股债的事儿,不得不扼杀这疯狂想法。

  第二天清晨,张小帅如同往常一样来到药田里浇水、锄草。

  想起昨天新学的种植知识,他就在药田里开垦出一块地,把一些地里的药材转移到上面培育。

  说也奇怪,经过一夜的休息,他的眼睛与身体的酸痛感,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张小帅试着用自己的眼睛分辨了一下土质的优劣,丝毫感觉不到昨天那股锥心般疼痛。

  看样子,透视眼每天并不是无限次使用,张小帅心(与漂亮老师的销魂之夜)中如是想着。

  回到家里吃完早饭,张小帅就从屋里骑出他那辆咣当咣当响的老摩托车,前往镇上。

  

老张从柜台下边取出刘亮老婆的名片,想了想老张的心里有了一个注意。

  他出了学校,在大街上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保健品商店,在老板的介绍下买了一瓶乖乖水。

  据说效果非常好,只需要一两滴就能叫女人神智迷乱,乖乖听话,男人叫干啥就干啥,还有助兴的作用,玩起来倍加刺激。

  买了药,老张就给刘亮的老婆王梅打了一个电话,说是刘亮和李娇的事情有眉目了,要面谈。

  老张说了地址,不一会王梅就开车过来了,身上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

  黑色外套里是件白色的衬衣,衬衣最上边的两个纽扣松开着,刚好可以看到“V”字型的沟沟,两座山峰浑圆挺立。

  下边穿着齐膝短裙,腿上穿着肉色丝袜,比上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正经了许多,更多了几分端庄典雅。

  老张知道她是在一个公司里做经理的所以穿成这样,他摸了摸自己裤兜里的小药瓶,心砰砰狂跳起来。

  白领丽人啊,他还从来没接触过呢。

  王梅见老张叫自己过来也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腿看,厌恶的皱皱眉说道:“老张,你到底有啥发现,快点说,我公司还有事呢。

  ”老张呵呵笑道:“王小姐,你别急啊,为了给你汇报这个情况,我连饭都没吃就赶过来了,要不你请我吃顿饭吧,咱们边吃边聊。

  ”王梅以为老张就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老头也没多想就带着他去了一个小饭店,给点了两个菜,说道:“你吃吧,我现在不饿,吃饱了就赶紧说。

  ”“谢谢王小姐。

  ”老张说着给王梅倒了一杯茶水,偷偷朝王梅的大胸脯看了一眼。

  王梅这人本来生活作风就不好,老张接二连三的偷看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故意趴在桌子上假装玩手机,胸前的山峰居然把第三颗纽扣都崩开了,直接露出了黑色的文|胸和一大半的雪|峰。

  老张一边吃菜一边偷看,不时的吞着口水,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马蚤的不行。

  王梅也有点得意,觉得自己的魅力居然连老头都能吸引,现在这样被人偷看,叫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

  她给自己的助理发了个信息,说是自己下午不回去上班了,叫助理给她把办公室锁了,她决定好好逗逗这个铯老头。

  “老张啊,你今年多大了啊?”王梅问道。

  “五十三了。

  ”老张楞了一下,如实说道。

  “哦,那你家小孩今年应该有二十多了吧。

  ”王梅收起了手机笑嘻嘻的问道。

  老张不明白王梅干嘛打听自己家里事,但想着对付刘亮还得靠这个女人就说道:“别提了,我老婆死的早,我也没小孩,现在是孤寡老人。

  ”“也怪可怜的,对了,老张,你喝酒不,我给你叫瓶啤酒吧。

  ”王梅突然问道,有些懒散的翘起二郎腿,似笑非笑的看着老张。

  老张撇了一眼她那丝袜包裹着的滚圆大腿,暗自吞口(夹逼自慰)口水,说道:“行吧,多谢王小姐了。

  ”“老板,给这边拿瓶啤酒。

  ”王梅转头叫到,老张趁她不注意,拿出小药瓶迅速给她的茶杯里滴了两滴。

  王梅没发现丝毫异常和老张聊起了刘亮的事情,听老张说只是简单的试探了一下,还没拿到什么证据,王梅有点失望,气呼呼的对老张说:“这种事你以后电话上跟我说就行了,我还以为你拍到照片了呢,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

  ”老张有些委屈的说道:“王小姐,因为你的事情刘亮怀疑我了,今天找人把我的水果店都封了,我这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来找你。

  ”王梅楞了一下,这才知道为了自己的事老张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她有点愧疚的说道:“不好意思啊老张,我刚才说话冲了点,水果店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晚上给刘亮说说,就说你和我爸认识,谅刘亮也不敢再得罪你。

  ”老张大喜过望举起杯子对王梅说道:“王小姐,你可真是活菩萨啊,刘亮这小子真是不知福,放着这么漂亮的媳妇不好好疼爱,还在外边勾三搭四的,来,我敬你一杯。

  ”这话简直说道王梅的心坎里去了,她举起了茶杯对老张说:“老张还是你明事理,你好好给我办事,我亏待不了你,以后遇到啥事尽管打我电话。

  ”说着王梅就把茶杯里的水喝了一大半,她抿了抿嘴唇,觉得今天的茶水怎么味道怪怪的,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

  老张看到王梅把水喝了,终于放下心来,静静的等待着药效发作。

  一想到待会就能把刘亮的老婆搂在怀里肆意妄为,老张就觉得热血沸腾。

  两个人聊了一会,王梅突然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她一只手撑着脑袋呻,吟道:“怎么回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

  ”老张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假装关心的说道:“是不是天太热了,有点中暑了,快点喝点凉茶解解暑吧。

  ”老张说着举起茶杯递给了王梅,王梅不疑有它,咕嘟嘟把那茶水喝了个干净。

  过了一会,她感觉到身体像是着火了,热的不行,眼前的景物也恍恍惚惚的,几乎都忘了自己是谁,在哪里了。

  “好热啊。

  ”王梅说着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

  老张没想到这个药效这么猛,要叫王梅在这脱光了,那明天肯定上头条新闻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把外套披在王梅的身上,在她耳边小声说道:“王小姐,你喝多了,要不我找个地方叫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我喝酒了吗?”王梅迷迷糊糊的问道。

  “快别说了,走吧。

  ”老张说着往桌子上扔了两百块,半搂半抱的把王梅拖出了饭店。

  一个老汉搂着一个娇嫩少|妇,那是相当怪异的画面,一路上不时有人向着老张投来奇怪的目光。

  老张心里有点刺激又有点害怕,搂着王梅快走两步,找了一个人少的角落,扶着王梅坐在一个花园边上,然后拿出手机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他把王梅扶到车上说是去天海宾馆。

  司机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老张怒道:“看啥,这我闺女,我她爹,我女婿在宾馆等着呢。

  ”司机这才知道误会了,也不多说,直接把车开到了天海宾馆。

  老张选这地,主要是因为这宾馆是他一朋友开的,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吧台的是老张的朋友“大头鬼”,看到老张抱着一个女人进来,也不说破,笑呵呵的问道:“老张,过来开房啊。

  ”老张喘着气说:“别问那么多了,过来搭把手,这小娘们可真沉。

  ”“大头鬼”也不是啥好人,闻言喜出望外,和老张一左一右,把王梅的胳膊搭在肩膀上一起往二楼走去。

  一进宾馆,老张的胆子就大了,一只手随意的在王梅的胸脯揉捏,心里赞叹着王梅的胸真有弹性。

  “大头鬼”的手也没闲着,偷偷的在王梅的屁股上摸了两把,心想,这老张也真是有福气,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极品少妇。

  “张哥,这女人是谁啊?”大头鬼忍不住问道。

  “你别管那么多了,记住别往外乱说就行了,来这个给你。

  ”老张说着从裤子口袋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千块递给了“大头鬼。

  ”“大头鬼”的手在王梅的腰间捏了两把有点舍不得说道:“哥,要不我不要钱了,你待会叫我也玩一下。

  ”老张眼睛一瞪:“滚,这事你要在外边乱说,小心我弄死你。

  ”老张以前在道上也挺有名气的,“大头鬼”得罪不起,给老张开了一间房就灰溜溜的走了。

  老张把王梅往床上一扔,咔嚓一声锁了房门。

  王梅现在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脸蛋红扑扑的,嘴里一直喊着:“热..热..”老张冷笑一声:“热是吧,老子现在就给你降降温。

  ”老张三下五除二就被王梅的衣服给脱光了,只留了内衣在身上。

  

翠花也不墨迹,坐在床上,把裙子里面的内裤脱掉。

  还主动的把短裙撩起来,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小宝顿时傻眼了,虽然他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黄瓜,可这怎么才能把黄瓜给掏出来。

  把翠花的两条大美腿分开,用手掏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把里面的黄瓜掏出来。

  自己却已经是累的馒头大汉。

  翠花的鸟窝却已经是洪水泛滥成灾,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呻吟。

  一边轻声说道:“小宝加油,靠你了啊,要是出不来就完蛋了。

  ”“没事,别急,我们换一个姿势,我躺着,你趴着,我在下面帮你弄。

  ”说完马上翻身躺下。

  翠花却是很熟练的倒转过来,趴在小宝的身上,屁股高高翘起。

  小宝躺在床上,却是暗自叫苦。

  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被翠花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再次淋湿。

  但他却不敢多想什么,只想着要快点把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真要送去医院,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不但嫂子会被人嘲笑,他家都会被人嘲笑。

  哥哥不在了,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有权利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嫂子。

  “别动,快了,抓到了。

  ”经过一番努力,小宝终于抓住了那个黄瓜,慢慢的往外面抽。

  “啊!”翠花却是长大这里嘴巴压低着声音轻声的呻吟,“小,小宝,快点,快点拔出来。

  ”“别乱动,已经抓到了,就快要出来了。

  ”小宝屏住呼吸。

  可翠花哪里受得了,不停的扭动娇躯让小宝很难把里面的那半截黄瓜给掏出来。

  “翠花,翠花。

  ”门口响起小宝妈妈的声音和脚步。

  吓的翠花赶紧翻转身体。

  “完了,这个时候老妈进来干吗啊。

  ”小宝被吓的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像之前那样躺我下面。

  ”小宝也不敢怠慢,赶紧躺下。

  翠花依旧像之前那样躺靠在小宝身上,接着盖好被子,生怕被婆婆发现。

  小宝躺在她背后,伸手抓住那半截黄瓜,想把黄瓜抽出来。

  可这一个动作让被子高高的凸起,让翠花赶紧伸手压住被子。

  刚刚抽出一点点的黄瓜再次退了回来,这一个来回的移动让翠花长大了嘴巴差点没有叫出来。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婆婆已经走了进来。

  整理了一下面容,问道:“妈,有事吗?”“唉,翠花,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别老是拖着,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日子过得快,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我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守不了你们多久的日子。

  ”小宝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

  “妈,不是说了让我考虑几天吗,我这还在考虑当中呢。

  ”翠花满脸通红。

  可话音刚落,小宝又把那半截黄瓜给抽出了一点点。

  “嗯!”翠花小嘴微微张开却轻声呻吟出来,身体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右手再次压按住被子,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现在掏什么黄瓜啊,没看到婆婆就在这里吗,被婆婆看到那还了得。

  小宝却是暗自咒骂:嫂子这是怎么了,每次都要差点掏出来了又把黄瓜给压进去,很好玩吗,故意的吧。

  看来我还得加把劲,尽快弄出来,不然嫂子得多难受啊?想着,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来。

  小宝妈妈柳芸有些不太耐烦的说道:“翠花,上次你说等几天我就等了你几天,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要是早点答应,说不定现在都怀上了,你不急老妈我可是极坏了,趁着老妈我现在还能动,帮你你们照顾一下孩子不好了,等我七老八十了,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动了呀。

  ”“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大宝死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突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觉,我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这里,小宝顿时懵了。

  丫的,老妈怎么回事,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生娃,有这样做婆婆的吗,跟别的男人生娃还不如跟我生一个娃呢。

  心中顿时一阵不爽,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

  “啊!”小宝再次抽动黄瓜让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你啊什么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网去查一下,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以前李世民还收了他弟弟的媳妇呢,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呢,我们普通农民跟应该这么做。

  ”翠花顿时无语了,她也知道,当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杀了之后,的确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妇,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在他们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一种风俗。

  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还不的被多少人耻笑。

  身后的小宝却是一阵激动。

  我去,原来老妈是要让嫂子跟我生娃啊,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嫂子身材那么好,皮肤那么白那么嫩,两个大奶子更是能称霸全村。

  而且屁股又大又圆,肯定好生养,生几个大胖儿子肯定没问题。

  既然这样,我还担心什么啊,老妈都这么说了,我遵命照办就是。

  想到这里,右手不断的拿着黄瓜来回不停的抽动了起来。

  “嗯嗯”翠花被小宝手中的黄瓜弄的一次次的张开小嘴轻声的呻吟。

  柳芸看她每次张开小嘴又不说话,顿时急眼了。

  “我说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嘴又不说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不管了,反正大宝是王家的人,小宝也是王家的根,大宝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宝生娃,给老王家留个种,这样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个交代,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妈妈呀!”翠花被小宝弄的忍不住的轻声叫了出来,接着又赶紧说道:“妈妈,再,再让我考虑考虑好吗,您放心,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您和小宝,不会离开你们的。

  将来我一定给您老养老送终。

  ”(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翠花,我们家小宝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就这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宝吗,我们家小宝哪点配不上你了。

  ”“不是,小宝很高很帅,只是他还小”“还小,他都十八岁了,要换成以前,就他这年龄都抱好几个娃了。

  再说了,村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村里面那老于家,儿子没能力生娃,都让媳妇去外面借了个种回来,现在孩子都这么高了。

  我又不让你去外面借种,借小宝的种那是自家人的种,是老王家的种。

  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小宝,我可不让你去外面借种。

  ”“嗯,啊!妈妈。

  ”小宝在被窝的里面的动作让翠花说话断断续续。

  “你,你这是这么了,满脸通红的,不会是发烧了吧。

  ”柳芸看到翠花满脸通红的,赶紧问道。

  “没,没事,身体有点不舒服。

  ”“啊,给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柳芸说着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额头,接着还想要掀开被子。

  吓的翠花赶紧抱着被子。

  “妈,没没事,真没事。

  ”“傻丫头,刚才娘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娘知道你对我们王家好,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给王家生一个娃,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唉,身体重要,给我看看,刚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动来动去的,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说着,柳芸就要再次掀开被子。

  “真没事,妈,我真没事,那个就是肚子有点点不舒服。

  ”“啊,这可不行,女人将来怀小孩都靠肚子,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

  ”柳芸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被子。

  吓得翠花和小宝全身直冒冷汗。

  突然,房子后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柳如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你个荡.妇,大白天底裤都湿掉了,是不是背着我去偷人了,好你个红梅,背着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个婊.子。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我自己用黄瓜捅自己不行吗,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这黄光,看看有没有味道,你个没用的东西,有种你来捅我啊。

  ”“臭婊.子,说老子没用,老子打死你个臭婊.子。

  ”后面红梅和他老公吵架的声音让柳芸把手松开。

  长叹了口气,说道:“翠花,我也是过来人,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润,你再好好考虑吧,我先回去睡觉了,唉!”望着婆婆消失的背影,翠花拍着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

  小宝依旧还在给翠花掏黄瓜。

  听到老娘都这么说了,小宝故意没有一次性的把黄瓜给逃出来,而是故意让黄瓜在里面来回不停的摩擦。

  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的呻吟。

  

虽然收集到了不少的羞耻度,但是我的名声,似乎下降了不少。

  前后同时狠狠地贯穿她这感觉,有种莫名的愉悦感……由于咲咲很怕生,所以在我发现她的时候她便一直戴着连着外套的帽子。

  哥…我还有事,我先进去了拜拜!男生眼里练瑜伽的女生薇薇安也是一一与宴会上的莉莉丝谈话,在薇薇安看来这样她就了解更近一些她们!再看看她的周围莲稍稍吃了一惊诶?那应该怎样?这是那时候萦绕在我脑袋中挥之不去的想法,这样的想法可以说是几乎占据了我全部的思维。

  前后同时狠狠地贯穿她 「喂。

  小子,爷称校杆这么长时间,你是第一个敢惹爷到这个地步的,敢动爷的女人。

  和平常一样,风柒不喜欢迟到,所以一般她会提早十分钟去上课,而在大学,大家哪个不是踏着上课铃声进教室的,更多的是迟到旷课,可今天,显然很反常,她们早到了十分钟,可是教室里前几排的位置一个都没有空出来。

  如果喜欢的话还强烈反对最后的见面,这不是……很奇怪嘛。

  前后同时狠狠地贯穿她果然,韩影听了林祝暖的解释后相信了,还不柱的夸奖林祝暖能干,解决了大麻烦。

  不管是谁,面对一张语文试卷,总是能下笔的,不会跟看天书一样。

  那我就先去品尝甜点了哦!谢晚虽然也常被夸,可在这女孩专注的目光下她居然害羞不已,赶紧伸手拢了拢耳边不存在的头发然后说道上课了。

  这是一个需要使用一半的魔力发动的,能够增加二十八倍伤害的技能。

  李可乐说道。

  哎呀好热啊,一早上跑了两次,感觉都快跑到县城了管培一边吐槽一边扇风,显然是感觉书本扇的风太小,在我身后冲胡乐说着胡乐给我一张话说这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不,与其说这个...他又猛然想到,这一定是秋雪能够帮他变强的方法,自己居然认为是约会,这实在是对她的不尊重。

  男生眼里练瑜伽的女生成,那明儿见啊。

  枫忆说道,看起来是真的挺期待的。

  前后同时狠狠地贯(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穿她其实我算是对此深有体会的人,每年父母在我身边的日子屈指可数,所以我对离开一词应该不会陌生。

  最压抑的是萧晨,他看出碧丽丝娜和眼前男生有一腿,妈蛋!电话里也是个女生。

  ——并没有人应。

  事到如今,伏城才开始意识到这件事。

  为什么是我呢?直至此时,窗外的雨依旧没有停。

  这点,许佳早有耳闻,她留意了一下班上的男女比例,大概是三比一的样子。

  「……那,谢谢」怪物,,少女低声说着,眼神中满是恐惧,

“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闹大了,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李轩很是霸气地说道。

  王涛脸上没有丝毫惧意,耸了耸肩,一脸冷笑地说道,“说法,我还想跟你们讨个说法呢,这小子想钱想疯了,跟我们玩牌,出老千你说这事怎么办?”李轩跟叶天脸色微微一变,都扭头看向了我,我冲两人摇了摇头,随后看着王涛,怒斥道,“你胡说,是你硬拉着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们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们输钱了不认账,找借口。

  ”“空口白话,我还说你们出千,想要坑陈阳呢!”“你们有什么证据说陈阳出老千了,输不起,就特么别玩。

  ”李轩跟叶天冷笑出声,叫王涛有本事,就拿出证据来,王涛却是诡谲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没出千,敢让我们搜身吗?”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没有做过,自然不怕搜身,当即站出来,可是当我看到王涛脸上那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时,我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小马,你过去搜,记得搜仔细了。

  ”王涛冲马脸青年吩咐了一声,对方吆喝道,“放心吧,涛哥。

  ”马脸青年走到我身边,(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裤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随后惊呼一声,“涛哥,还真有。

  ”下一秒,马脸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张扑克牌,我心头一颤,连连摇头道,“这不是我的,这不是我的。

  ”“这些牌都是从你身上搜出来的,现在人证物证据在,你还敢狡辩。

  ”王涛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陈阳啊陈阳,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们相信我,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轩跟叶天,两人此时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陈阳,刚才我一共借了你一万两千元,你先把钱还我吧!”就在这时,之前借我钱的青年,从人群之中走出来,问我要债了。

  “是你,是你将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刚才在牌桌上,就只有这个家伙靠近过我,还一副熟络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钱给我。

  青年脸色一沉,冷笑道,“陈阳,你属狗的吗,见谁就咬,你自己没钱,我好心借给你,你现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紧抿着,双拳紧紧地握在一起,内心怒火中烧,圈套,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都是王涛这个王八蛋设下的陷阱。

  从一开始,这家伙硬要拉着我玩牌,就没安好心。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青年催促着,“你们的事情,我不管,赶紧先把我的钱还了。

  ”我现在哪有钱还他,要是有,刚才就不用借了,这时候,李轩跟叶天站出来说话了,“一万二是吧,这钱,我们替陈阳杠了。

  ”“小天,阿轩,我……”我刚想要开口说话,他们却冲我摇了摇头,说先把这事情摆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说。

  我心里即感动,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钱,谁还都一样。

  ”青年一脸乐呵,还冲我笑道,“陈阳啊,下次要是缺钱,记得再跟我说。

  ”这时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这家伙两巴掌。

  “既然,你们的事情说好了,那接下来就该谈谈我们这一笔账了。

  ”王涛眯了眯眼,一脸玩味地说道。

  李轩开口问道,“你想怎么算?”“赌桌,就有赌桌上的规矩。

  ”王涛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满了戾气,一脸狠辣地说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这不过分吧?”我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眼睛看着王涛,这家伙,居然想要废了我,李轩跟叶天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  “王涛,你确定你要把事情闹大,到时候可别收不了场。

  ”李轩沉着脸,冷声道,王涛满脸不屑,指着李轩破口大骂道,“我王涛要动的人,你保不住,把陈阳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断他一只手。

  ”  “断我手,我先废了你。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气,在王涛话落的时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涛的头上。

    刹那间,王涛的惨叫一声,捂着头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指缝间,缓缓流出,染红了他整张脸。

    剧烈的疼痛,使得王涛的脸色都扭曲起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见血了,李轩跟叶天两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涛嘶吼一声,“给我弄他!”  转瞬间,王涛这一组的人,全部都回过神来,有握着拳头的,有抄起椅子的,开始冲过来。

    我挥舞着椅子,乱砸,满身煞气,整个休息室乱成了一锅粥,霹雳啪啦的打砸声不绝于耳。

    不过,王涛这一组的人多,我们就只有三个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风,好在,我们这一组的一些兄弟,也陆续过来上班,来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涛等人围殴我们,全部都红了眼,大吼道,“卧槽,兄弟们,干死他们。

  ”  顿时,混战彻底爆发开来,场面变得异常热闹,我视线环顾,锁定了王涛的身子,握着拳头就冲了过去,砰的一声,一拳打在了王涛的脸上,“艹你大爷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让,王涛却得寸进尺,彻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认准了王涛,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涛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这家伙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哪怕受了伤,反击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难分难解,场面混乱,我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跌倒在了地上,王涛趁势骑在我的身上,挥舞着拳头,砸我。

    我本能的用双手护着脑袋,格挡着,可王涛的拳头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发麻,疼的厉害。

    最后,我抱着王涛,在地上翻滚起来,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响起,“都给我住手。

  ”声音冷冽,却充满了威严。

    是陈瑶,她过来了,她站在门口,美眸深冷,俏脸冷峻可是任谁都能够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浓浓的不满。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来,怯生生地喊了一句,“瑶姐!”  “瑶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声,我们两边的人,很有默契的分开站好。

    “一个个都好样的,敢在场子里闹事,还有没有把场子的规矩放在眼里?”陈瑶的视线掠过在场的众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带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头,我知道,我又给陈瑶惹麻烦了,哪怕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总归是发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敢在这时候触怒陈瑶,陈瑶点了点头,怒极反笑道,“刚才不是一个个都很威风,怎么现在都不说话了,说,谁先动的手。

  ”  “瑶姐,是陈阳。

  ”王涛恶人先告状,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陈瑶冷声开口,“怎么回事?”  “是王涛,他……”我刚想开口解释,陈瑶却冷哼了一声,“闭嘴,我有问你吗?”  我一阵窒息,心脏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涛则是嘴角微微上扬,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全部都是往坏的地方说,说我赌博出千,被抓住了,还动手打人什么的。

    王涛恶狠狠地说道,“瑶姐,像这样的害群之马,就不应该留在我们这里。

  ”  我双拳紧握,心里恨得牙痒痒,陈瑶这时候,淡淡的开口道,“陈阳,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要是真如王涛讲的,你自己离开吧!”  “是王涛,是他们故意陷害我。

  ”我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王涛却冷哼道,“说我们陷害你,证据呢,你拿出证据来啊,你出千,可是当场被我们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扑克牌,这一点,叶天跟李轩都是亲眼所见。

  ”  说到最后,王涛看着叶天跟李轩冷笑道,“在瑶姐面前,你们总不会睁眼说瞎话,包庇陈阳吧!”  李轩跟叶天沉默了下来,从我身上搜出扑克牌这是事实,这个我无从抵赖,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额头上都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王涛得意的笑着,“赶紧收拾东西,滚蛋吧。

  ”  “瑶姐,我相信陈阳是被冤枉的,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  “是啊,瑶姐,陈阳还是一个新人,还不懂规矩,你就网开一面。

  ”  叶天跟李轩等人,纷纷开口为我求情,王涛则是火上浇油,“刚来,就闹事,这种人更应该开除!”  我内心苦涩,抬头看着陈瑶,等待着她的决定,陈瑶俏脸冷峻,冷沉沉的开口道,“规矩就是规矩,容不得别人破坏。

  ”  我心头惨笑,可是旋即就觉得不对劲起来,陈瑶说话的时候,总是往一边瞥着,我小时候,就跟陈瑶一起长大,对于她还是很熟悉的。

    这个动作,似乎是在暗示着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顺着陈瑶的视线,看了过去,眼前顿时一亮,欣喜的脱口而出道,“瑶姐,我有证据可以证明自己。

  ”  闻言,陈瑶嘴角勾起一抹轻笑,“哦,是吗?”  王涛等人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都被我这一句话,给惊到了……  /瑶姐,这休息室里的监控,应该在正常运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边上的监控摄像头,这个角度,正好是对着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陈瑶点了点头,旋即吩咐叶天去把监控里的视频记录给调出来,此时,王涛等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特别是借钱给我的那个青年,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叶天的动作很快,没过一会儿,就回来了,他用手机录了下来,当场播放了画面,从一开始我被王涛等人拉上牌桌开始。

    播放了一会儿,果然看到了那个借钱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时候,将扑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现在证据确凿,根本无从抵赖!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了下来,将目光落在了王涛的身上,开口求助道,/涛哥,你要帮我……/  不等青年把话说完,王涛一个巴掌抽在了对方的脸颊上,恶狠狠地说道,/原来是你小子搞的鬼。

  /  这一幕,让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没有想到,王涛居然为了将自己撇清,直接将对方当做替死鬼推了出来。

    /说,为什么要陷害陈阳?/王涛装模作样的怒斥着,青年结结巴巴的说,看我不爽,想要给我一个教训。

    叶天嗤笑一声,/王涛,做给谁看呢,要是没有你授意,他敢这么做吗?/  王涛嘴角肌肉一阵抽搐,并没有搭理叶天,直接对陈瑶开口道,/瑶姐,你看这事情,怎么办?要不,我让他给陈阳道个歉,赔个不是?/  李轩嘟囔着,/道歉有用,还要警察做什么。

  /  /陈阳,你觉得呢,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处理?/陈瑶直接将处置权,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一切都是王涛搞的鬼,不过看陈瑶的样子,是不想追究王涛,毕竟王涛是会所的红牌,场子还要靠他来赚钱。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46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13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196.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6384.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41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419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2741.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d.aspx?5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