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wilson vasquez gay porn,新手必看

我是一名保安队长,今年二十六岁,体格和长相都不错,因为工作能力出色,才当了两年保安,就得到经理的赏识,提升为公司的保安队长。

  可好景不长,当上保安队长没几个月就出了车祸,导致神经出现问题,被送到一家精神病院接受治疗,还好精神病院的女护工和女医生很多,而且特别漂亮。

  不知道她们是不是因为我这个年纪被撞出神经问题,觉得太可惜,还是其他缘故,很多时候都对我特别照顾,让我在这里过得滋滋有味。

  可有一件事情,我不敢告诉这里的医生,那就是我已经恢复了,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我去找医生,坦白我恢复的事情,会让医生觉得我的病情更加严重,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

  我知道想出去没那么容易,所以并没有表现出来,依旧装作一个精神病,暂时呆在这家医院里面,打算找机会逃出去。

  不过这几天晚上,我睡觉时一直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做梦还是幻觉,所以我今晚上特意没有睡着,躺在床上等待着那喊我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过去,这个点其他的病人应该都沉睡在梦里,我反而是越来越精神,期待着那熟悉的声音。

  “张千……”来了!忽然听到这几天晚上都能听到的声音,一下子机灵了起来,发现声音是从医院走廊外的更衣室传来的。

  我立马起身光着脚下床,因为我的病房在走廊尽头,病房房门正对着更衣室的,所以打开房门之后,我一眼就能看到更衣室的情况,里面灯光昏暗,房门半掩,隐隐约约能见到里面有个女人。

  长发披肩,身材苗条。

  那……是杨姐!而且从我这个角度,能够隐约看到杨姐正半躺在更衣室的凳子上。

  她……她在干什么?!而且还喊着自己的名字?想到这儿,我的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起来。

  杨姐,原名叫杨芸,是这家精神病医院的护士。

  杨姐平时的工作就是负责照顾我,因为长得漂亮,医院里有不少男医生都在追求她,可是,我万万也想不到,她居然会半夜在更衣室喊我的名字!虽然看不到杨姐的脸,但是我的脑中却已经浮现出了她的脸蛋,她那双秋水眸。

  我心下像是被猫抓了似的,终究忍不住,轻手轻脚地朝着更衣室走了过去。

  夜晚医院的走廊很安静,我尽量不发出一丁点声音,走的越近,杨姐的的声音就越清晰!走到更衣室的门边,我探过头去,透过那条更衣室的门缝朝着里面看了去。

  只见,宽敞的更衣室里,杨姐上身穿着粉色的护士服,修长的腿,纤细的腰,真是个美女。

  以往她总是穿着这样的衣服,微笑着照顾自己穿衣吃饭睡觉,那时候的她,就像个天使一样。

  可是现在,她却头发凌乱,眯着眼睛,脸颊泛红,嘴里还喊着我的名字!这一幕,让我心跳加剧!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忽然瞪大,脑子里也一下子窜出了一个以前从未有过的想法。

  对啊!我是精神病,那么不管我做什么,别人都不会觉得奇怪,杨姐也是!以前我发病随地大小便的时候,杨姐都没有责怪过我,反而还微笑着帮我穿裤子。

  那么……就算我现在推开门进去,杨姐也不会说什么的!这个念头使得我血液加速,心脏“砰砰砰!”直跳,脑子里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说:“推开门!推开门!”终于,我伸出手,一把将更衣室的房门给推开!“砰!”房门撞到后方的墙壁,发出一声轻响,但就是这声轻响,使得杨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她面色涨红,慌张而又迅速的收拾好自己,这才抬头朝着我看来。

  当她见到来人是我之后,明显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才像以往那样温柔而又略带无奈地说:“张千,你怎么不睡觉又到处乱跑,你……”或许是看到我健硕的身材,杨姐那一双美目很明显地瞪大。

  以往的杨姐,虽然每次都会替我穿衣服裤子,但那时候我还在犯病,从来没有往深处想,可今天已经完全不同,因为我已经恢复正常了!她明显心慌了,连忙别过头去,挪开视线,轻声说:“张千,听话,快把衣服穿上!”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下一阵暗喜,果然,杨姐只当我是个神经病,根本往深处想。

  她肯定还以为我是发病了,所以才会闯到这里来。

  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故意朝着杨姐走过去,走到杨姐身旁之后,我故意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我要上厕所……”杨姐吓了一跳,还以为我真要撒尿呢,连忙起身躲开,她脸庞通红,却又怕吵醒了其他人,只能轻声说:“张千!别闹,跟我走,我带你去厕所。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伸手来提我的裤子,想要帮我把裤子穿上。

  可我哪里会如她的意,装作往常发病的模样,咬牙切齿说:“我要在这里!你刚刚就在这里上厕所,我也要在这里!”说到这里,我转身就往那凳子上一躺,和杨姐刚才如出一辙。

  与此同时,我也一直在观察杨姐的表情,我发现,她的脸比之前更红了。

  那美丽的眸子里更是闪烁着一阵难为情的光芒,可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我……她肯定已经知道我发现刚才的事情,所以才会这样,她眼神闪过一抹复杂的色彩。

  因为我是个神经病,她不但不敢跟我发火,反而还害怕我会把这事给说漏嘴,让其他的医生护士知道。

  所以,她站在原地,沉默了下来,明显在想应该怎么办。

  半晌,她咬了咬牙,转身去将更衣室的门关上了,随即,才走了回来,蹲到了我的身旁。

  她脸蛋红红,轻声轻气地说:“张千,你……你要答应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你才能在这里上厕所,不然,我就带你去医生那儿打针!”去医生那里打针,就是打安定,强行让病人安静下来,这是医院里所有病人都害怕的一件事。

  我知道杨姐是想要吓唬我,才这么说,所以我装作被吓到了的模样,连忙坐起来说:“不打针……我要上厕所……”“张千,你别动……”杨姐下意识的推开我,“好好好,你别乱动,我帮你。

  ”杨姐的手很漂亮,十分白皙,五指纤细修长,指甲上还涂了淡红色的指甲油,看上去十分养眼。

  只是,我根本就不想上厕所,过了半晌,她发现我没动静,便轻声说:“张千,你没尿,快去睡觉。

  ”我本来就不想,本来就是故意的。

  于是,我又装作发病,嘴里含糊不清地说:“我想上厕所……杨姐,我是不是得病了才尿不出来,我要找医生!”一边说着,我一边起身假意要出去找医院里的值班医生,可杨姐听到我这话,却被吓得脸色苍白,连忙一把拉住我说:“张千,你没病,这是……是正常的,不用找医生。

  ”我皱着眉毛摇头:“不,要找医生。

  ”杨姐急的满头大汗,拉住我的手根本不敢松开,生怕我会跑了出去把大家伙给吵醒,她犹豫片刻轻声说:“不用找医生,我能帮你。

  ”说到这里,她把我扶到凳子上重新坐下!杨姐还有些害羞,别过脸不敢看我,美丽眸子里泛起了一层迷蒙的雾气。

  我心下激动,难道杨姐喜欢我?果不其然,再隔了一会儿,杨姐突然偷偷抬头看了我一眼,我一直在注意着她,见她一抬头,就立马装作原来犯了病的呆愣模样。

  她稍稍放心几分,开始帮我按摩。

  “恩”这么近的距离,看着杨姐那美丽的脸庞,我感觉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我一时激动,不小心动了下,她突然一下睁开眼睛,美丽的眸子一动不动地盯住了我。

  被杨姐这么盯着,我心头发毛,坏了,难道杨姐发现我在装病?!可下一刻,杨姐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张千,现在好点了吗?。

  ”我一愣,因为我还在装病,不能直接回答,只是含糊不清地说:“难受……。

  ”(爱女狂欢)杨姐吃吃一笑,摇头自语说:“就知道和你这个神经病说不清楚。

  ”她嘴里虽这么说,却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吓的我以为杨姐发现我装病了。

  于是我小心翼翼起来,生怕会引起杨姐的怀疑。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是我想多了,杨姐压根就没发现自己是装出来的,这让我松了一口气,这也让我开始欣赏起面前这个美丽的女人来。

  没想到,杨姐竟有这么美丽的一面,看着她努力帮我按摩的样子,我不禁心里一阵感动!“哼……臭小子,你可真难伺候!”杨姐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但是那句话落入我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在向我撒娇一样,我看向她的眼神,也越来越柔和。

  看着杨姐这般模样,我只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实在太贤惠了,比我之前谈的女朋友还要好,过了好久,她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我。

  我注意到杨姐眼神里的复杂,想到到这里这么久,也没见过杨姐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应该是单身。

  不过杨姐这个年纪的女人,肯定有着自己的需要,而我在她眼里就是个精神病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做什么,她看到我壮硕的身材,一定会有别的想法。

  难道她这是在犹豫么?我不能给杨姐反应过来的时间,急忙开口道,“杨姐……还没好!”“杨姐给你想办法,你先别吵。

  ”“痛……”杨芸抬头看了看我,她的眼神忽然一变,然后抬头看着我说,“张千,等下芸姐给你玩个游戏,你不许告诉其他人,这个游戏只能你跟芸姐一起玩,知道吗?”听到这话,我心跳都慢了半拍。

  “芸姐,我想上厕所……”“臭小子,难怪可以当上保安队长,身体真健硕”杨芸红着脸似乎有些犹豫,这时,她忽然站起身,让我躺下去。

  我傻乎乎的点头,按照杨芸的意思躺着,我内心虽然有些失望,可当接下来我不禁瞪大了双眼。

  杨芸弄了一下披在肩上的秀发,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喝了一大口,一双美眸看着我。

  “张千,我跟你玩个游戏,要听话,不然我以后可不跟你玩游戏了。

  ”“行,我听芸姐的!”杨芸贝齿咬了咬红唇,忽然把身体转了过去。

  卧槽!我心头一震!正准备一亲芳泽,这时忽然看到杨芸回头看着我,“张千,记住不许反悔。

  ”话毕,她没等我回答,直接扭过头,我心头狂跳起来,这是在暗示我吗……此时此刻我觉得我简直就是个幸运儿,正在心里感慨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吵闹声。

  杨芸和我都被这吵闹声给吓傻了,她立马收拾好自己,一脸的惊慌,倒是我,没有她那么大的反应,因为我本身就是个病人,就算是被人看到,也用不着慌张。

  可是对杨杨芸来说,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要是让人看到并且说出去,那她就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看着杨芸一脸的紧张,暗道糟了,怎么这个时候会有病人出来啊,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儿。

  我听到外面那些病人的动静,竟然大喊大叫地跑到走廊里来了!

回到房间后,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依稀可闻的低.吟声,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伴随着这种声音,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即使到了下半夜,上面已经结束了,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

  折磨人啊!这一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

  客厅里,吴敏早就起来了,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她的气色很好,我没看到柳青瑶,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

  “昨晚上没睡好吗?”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

  居然关心起我来了,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谢谢。

  ”“你别多想,我的关心……你懂的。

  ”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十分不屑。

  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她不是关心我,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也许在她眼里,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

  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刚换地方睡不好。

  ”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脸色也更加冰冷,仿佛挂了三层寒霜,“哼,我告诉你,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我瞥了一眼吴敏,心里冷哼,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

  再说就是不为了钱,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我也会不遗余力的。

  想到这里,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隔着宽松的睡袍,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怕露馅,没敢多看,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

  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一晚上没睡,我也饿的不轻,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

  一方面确实有些困,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这叫有备无患。

  这一觉,我直接睡到天黑,午饭也没出来吃。

  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一脸不忿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心生怨恨了。

  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我很不待见,反正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

  吃饭的时候,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我都没理她。

  我估摸着这一天,给她闷的也不轻。

  至于她,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

  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就得想办法治治她。

  晚饭过后,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两个人脸色发红,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走路还打着拐,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而且喝的还不少。

  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

  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

  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玩不起来了,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我出来的时候,柳青瑶已经离开了,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不过我敏锐的发现,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

  老公不行,只能做拉拉,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渴的,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早饭过后,吴敏又要出门,我叫住她,嘴里说道,“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着,我想出去走走。

  ”吴敏眉头一皱,冷声说道,“协议上写的明白,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

  ”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要出去!“一直闷在这里,我心情不好,精神状态也不会好!”我目光盯着吴敏,有些倔强的说道。

  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虽然她已经付了钱,可没借种成功以前,还是有求于我的。

  吴敏盯着眼睛,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终于令吴敏动摇了,“出去可以,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我心里暗骂,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

  吴敏前脚刚走,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我这扭头一看,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

  “别鬼叫了,赶紧走吧!”我脸色有些难看,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空虚寂寞冷来着,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霍小燕白了我一眼,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你先等等我,我换件衣服。

  ”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

  妈的,女人就是事多!没让我等太久,霍小燕就出来了,我这一看,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短袖、裙摆过膝,束腰束胸,虽然个子不高,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尤其是束胸以后,那里竟然高高的两.团十分明显,我砸吧砸吧嘴,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先前竟然给忽视了。

  “走吧!”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

  我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想想也是,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真是憋坏了。

  “行,不过先说好,出去以后听我的,我说去哪就去哪!”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

  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她哪还敢挑肥拣瘦?惹急了我,再去睡一天,让她孤独到死!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大堤的两.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

  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这里也算是别致了!“我们去哪?”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欢快的像只小鸟,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

  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摸了摸鼻子,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她是一个小保姆,整个一门当户对!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这都哪跟哪啊!“我要去游泳,你会吗?”我甩甩脑袋,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迁就她。

  “不会!”霍小燕脸色尴尬,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

  “不会的话,你就在旁边看着!”“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满满的楚楚可怜。

  乖乖,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早干嘛去了!“到了地方再说吧!”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我很快败下阵来。

  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那是禁不住诱.惑啊!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虽说有收门票,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在读大学的时候,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

  在那里玩,一来可以避暑,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

  

当然是答应了。

  师尊的秘密百度云txt你难道还怕夏洛特大人会吃亏吗。

  每日推歌:Fadedqq群:693919446记得加群在刚踏进厕所时因地面湿滑差点摔倒,幸好单手有意无意地扶住墙壁,被卖五夫山里汉.....................................................刚从被窝里爬出来衣服不多穿就接触冷空气,疾病不找你找谁?林嘉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就学完习之后再一起玩吧!夏一林(儿童益智故事)闻言,会心一笑。

  沈逸安也准备施展/高等术法/简称/高术/,当然不是那个高数。

  师尊的秘密百度云txt不,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喜欢学习,反倒是因为经常在课上开小差,所以才会在课余时间找这种可以辅助学习的书籍用于提高自己的成绩母亲乔云本就是重家的女人,从李弋风有记忆开始,母亲的生活就总是围着他和父亲转,没有怨言,温柔如水。

  听见了!学生们齐声回答。

  田曦本来是披着校服的,晴晴一扯就扯掉了,露出了里面穿的卫衣,晴晴有点愣了。

  师尊的秘密百度云txt救……救……虽然她天天找这些灵异事件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觉悟,但真当这些东西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被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给她盖上了一个毯子后,就出去锻炼了,反正有女仆,饭也不用做了——然后立刻被璐荏打脸。

  这话一听起来就像是怕了,那么今晚一起睡咯。

  简末涵一脸怒气地回到宿舍,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

  木村从背包里面取出几张A4纸——他的背包里面总是能掏出至关重要的文件出来。

  我缓缓控制它降落,其他菜像士兵一样后退几步,让蛋糕完美降落。

  不要叫我的外号!被卖五夫山里汉空气里的湿度很高,模糊之间似乎氤氲着些水汽,水汽一碰到衣物就溶了进去,衣服变得阴阴湿湿的,穿在身上时,直接贴在了肌肤上。

  他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眼墙上的时间,6点半。

  师尊的秘密百度云txt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吃完一半……动漫中固有旋风管家的称号,而我觉得,她可以被称为旋风筷子。

  你要钥匙干嘛?你现在可不能开车。

  啊啊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嘴里只是不停地说着要喝水吗?这几个字眼,少女完全成了猫爬的姿势一点一点地靠过来……文夕用我曾经回应他的话回击了我。

  很多时候,粗心大意的父母直接忽略了沈予蓝成长的一些必经之路。

  正到楼梯拐角,却看到最不想遇见的人。

  那我想莎莉雅小姐是真的走错房间了。

  洗手回来的夏夕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抓痕、咬痕。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83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7591.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3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92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108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4002.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268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c.aspx?5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