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reampie,新手必看

10.小男鬼双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

  莫白一进门时就看见这只鬼奇怪的动作,皱眉问了一句:「又在发什麽疯?」小男鬼五指张开,从指缝瞄了他一眼,很是哀伤的说:「是疯了……这世界疯了……小毕毕也发疯了啊~~」话音方落,温可就从毕安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衣衫是整齐的,不过他面色潮红,丢给小男鬼一句「去照顾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声「你的早餐」,他也来不及答,一股脑儿的钻进房再也不出来。

  莫白一脸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给解决後进去看毕安。

  「……怎麽这个样子?」毕安也是一脸通红、呼吸急促的模样,莫白一开始以为他是生病了,不过对照一下温可先前的神情举动,他猜到了原因……「他该不会还有发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难尽,只能给毕安擦擦汗,还得忍受他似有若无的呻吟。

  莫白则用一种非常感兴趣的眼神盯着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别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恋吗?「那个别人又是谁?」「一个你应该不知道的人。

  」或是说「他」根本不是人。

  「那个相好的现在不在?」「你在说哪个相好?」「你在跟我玩绕口令吗?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种你就让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血符,一掌贴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声,浑身发抖动弹不得,最後软得跟条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软了~」莫白非常惊讶的瞪着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纯男之体,处的,洁白的,你的狗血符只伤恶鬼呀~」莫白狠狠的拧起眉头,小男鬼的话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过这事务所里卧虎藏龙,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当然抬头挺胸的出没了,区区一张狗血符或许真的奈何不了它──这只连自己都不知道怎麽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毕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会发生什麽事我不知道。

  」男人有需求时都是靠自己,不过毕安那种情况看起来很不一般,绝对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两手一摊,很是无奈。

  「刚刚跑掉了啊。

  」是温可?莫白一愣,没想到毕安喜欢的人是温可?不过温可的相好又是谁?他不禁想起在红砖鬼宅中,那个俊美到邪恶的男人,能力高强又温柔体贴,那该不会就是温可的相好?「现在他这样,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温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语还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来会遭遇不测……」「……」「所以人家还是跟你们去好了~」「毕安怎麽办?」「讨厌!最多变成跟人家同类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乐,何况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乐永远建筑在其他人类、禽兽类、不死生物类的痛苦上。

  因此虚弱的毕安没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来同情心?晚上十一点四十四分,温可和莫白抵达喷水池。

  依莫白的说法,喷水池的哭声越晚越清晰,所以他们打算埋伏在附近,等过了十二点再行动。

  因为要下水,所以温可带了一套替换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帮他提着。

  不过看它一路上都把头伸长探进纸袋里,温可就觉得让它帮忙是个馊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诚心诚意的都不是帮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脸陶醉。

  温可抢过自己的衣服,骂了一句:「变态。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抢,无奈身板小构不到,只得理直气壮地说:「我从人变成鬼,当然变态了。

  」温可给它的回答是一个巴掌,让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渐渐有哭声传了出来,温可凝神细听,还真的是从喷水池的方向传来的。

  他看了看周围,都没有人,不禁有点犹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点出去。

  温可没办法,他不是毕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想像力总是会无限发挥,将自己吓个半死。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但也有人的习性,总是会惶恐的。

  莫白将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边,那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更明显了。

  不过这听来不像那种红衣厉鬼凄厉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抢不甘的哭声……声音的年纪听来不大,或许才十几岁出头,暂时听不出男声还是女声。

  但是这半夜会哭的水池也已经让人思考不了那麽多,温可脱下上衣,就跳进水池里。

  水有点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个冷颤。

  照着莫白的指示,他缓缓的向水池中央走去……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脚踝,有的超过膝盖,等快到正中央时,水位居然已经到了温可的下巴了!温可回头看了眼莫白,见小男鬼也噗通一声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气、吸了一大口气潜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见五指,温可没想到有路灯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电筒灯光,他还是看不见眼前一公尺内的东西!连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着气,漫无目的的挥舞双手,挣扎着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经超过两公尺深,温可确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终於触到底,脚尖顶着一个硬硬的东西,像是砖块,却不能确定。

  正不知所措之际,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谁?!温可吓得几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觉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来小男鬼已经游到他旁边,想将他引向水底一个凹陷的洞里。

  温可的气已经快不够了,下水两分多钟,他最多就只能憋两分钟的气,现在已经胸闷头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开上岸换气,可小男鬼力道忽然变大,几秒内已经将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来的时间或许只是一瞬间,但温可觉得自己已经熬了三年,彷佛经过长长的时空隧道,走一条永无止尽的路。

  正当他想放弃呼吸时,哗啦一声,他们居然浮出水面!温可大口大口的喘气,伴随着呛咳,他一度以为自己的肺会破掉,等他终於缓和过来,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这个明显是山洞的地方……很贫瘠,几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秃秃的什麽也没有,连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台上,不住的打量。

  温可发现到了这里後,那哭声不见了!他有点疑惑,难道他们来错地方?「小可可你快来看!」小男鬼朝他挥手,招他过去,似乎发现了什麽好玩的事。

  温可一过去,发现石台上有块半个人高的木头,不知道是什麽时候被锯掉摆在这儿的,切面上的年轮可以看出这棵树原本的年纪是用眼力数也数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层派。

  而且切面上还长了几颗小香菇,紫色带斑点,一看就有剧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拨弄,想不到木头里居然发出声音──「不要碰!」温可和小男鬼都是吓了一大跳,差点从石台上滚下去。

  「妈呀!你是什麽鬼?」小男鬼推了推木头,不会动,不过那哭泣又如怨如诉的响起了……「呜呜呜……你们这些坏人……」坏人?一块木头会说话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没什麽攻击性,温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麽?不要乱碰我!」木头又说了,不过那语气怎麽听起来带着一点羞涩?「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麽鬼?」小男鬼很不满,虽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轻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麽会在木头里?」「我本来就是木头,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来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伤,又被人锯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木头的声音脆脆的,很难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这个老灰啊还装正太,不要脸!」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为什麽你又在这里哭?」这提起了木头的伤心事,只听得它又抽抽咽咽起来:「我出不去啊!从我醒来後就出不去了……身体变成这样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虚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虚寂寞觉得冷,你是空虚寂寞觉得怕?小男鬼很白痴的想。

  温可觉得它单纯,也没有害人之心,不禁问:「你不能走,出去後还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出去,因为这里太黑了,完全没有阳光,看不到太阳终有一天我会死的!」好吧,植物的确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见不到光」会死的鬼相比而言,这木头还是正常许多。

  温可想了想,提出要带它出去。

  它很惊喜的问:「真的吗?你真是个好人!以後一定会有好报的!」好报?温可瞄了一眼绕着木头打转在研究表面纹路的鬼,他觉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狱的机会多一些。

  因为他无法忍受它们专程从地狱爬上来向他招手说:来陪我……「可是我们怎麽带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没手没脚怎麽游?」小男鬼问。

  木头说:「我不怕弄湿,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会托起我们。

  」「这倒好办。

  」温可点头,而且这样也会节省很多他们游的时间。

  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绕了木头一圈仍是有些不够。

  温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说:「包在我身上。

  」然後双手往前一张,十爪尖利的指甲顿时快速增长,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将衣服划成一条一条的布条,还自得意满的说:「这样就够了,多出来的算送你的。

  」温可看了眼自己残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将布条接长,终於把木头背上。

  温可让小男鬼去背──那木头看起来就重的要死,当然要找一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来,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带着温可往回游,果然这次较不费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钟。

  但是等他们出来後,等在外头的莫白居然已经悠哉的吃起「真不饱饭团」?!小男鬼不平了,「为什麽我没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经不知道肚子饿的鬼没资格吃。

  」「鬼也

赶紧抓了个淡粉色的长外套披在身上,里面只穿了一件乳白色的连衣裙,提上她的小白鞋拎着书包冲出了宿舍。

  bl膀胱胀尿赛多是一个很喜欢笑的男孩子,对于很多初次认识赛多的人来说,他们都会觉得他是个很和蔼可亲的男生,对他相当有好感。

  就在我还在休息的时候,突然被人叫了一下,然后发现一个跟我一样穿着运动服淡黄色头发的蛮帅的男生出现在我眼前华羽怂了,怎么感觉叶官雨要把我吃了。

  隔着肚兜揉捏她的饱满什么啊!!怎么就恶心了?话说那刚才是谁还搂着我啊!!好难受,情绪像人体内的血管,被各种芜杂的东西堵塞住了。

  见事情已经说完,我轻轻撞了撞她的肩膀,小声地问:是你的上司吗?公交车上,已经有许多人了,里面去一中的学生不少,刘星和张恒上车的时候,已经没有座位了。

  bl膀胱胀尿尹雅也怀念以前跟母亲一起做饭的生活。

  最近有点懈怠了,不然的话还能觉醒更多。

  今天我妈妈回来了。

  柯苳吹了一声口哨,在房间里四处打转着。

  bl膀胱胀尿不可能,你胡说!我赵剑峰凭借自己的能力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你凭什么血口喷人!梓柚反怼:爸,要是你也给我生个龙凤胎哥哥多好啊。

  不对!等等……你刚才是说有人要来我们家暂住吧!秦秋突然意识到了老爸后半句话。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夹逼自慰)了。

  辉星桑相当中意呢,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了——话说回来不知不觉我居然适应了辉星桑的女仆装、现在才意识到,好可怕……这个……也只能说明设计者比我对这里了解得更多,还趁我睡觉回忆的时候想得更远罢了,而对于大多数方面根本就是她说什么你信什么,无限大的人工物体在现实中是不可能被建造出来的,而你还一口认定地图是真实的这就只能说明你太没有常识了!我:知道啦。

  为什么偏偏今天联系自己?隔着肚兜揉捏她的饱满接着便是一道稚嫩的童音“妖妖,你要好起来啊,我还没有等你化为人形呢,我日日来黄泉看你,还给你喝圣水,你可别死了啊」说着说着他低下头显得有些懊悔。

  bl膀胱胀尿林都电话里把最近的状况跟父母简单的说了下,还把余斗斗介绍给了父母。

  声音大一点,我都听不见了。

  可惜隐身在我面前没用。

  三人分别在王维身上啐了一口就扬长而去,那副耍狠的表情仿佛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般,看起来嚣张又幼稚。

  好像也发生过陈神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

  林沐辰张开双手,面向着那片波光粼粼的江面,闭上了眼睛。

  啊咧?绝轩咕哝一声,他看到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小女孩,水柔,那个小女孩是谁?哪家的千金?他看都没看就知道水柔站在他的身后。

  「虽然你也参与了争吵有所不对,但是是为了帮助同学,算与你无关了」刚刚逃跑也是,现在也是,天羽对遗迹的了解,可以说是恐怖了。

  

故事要从2000年的夏天说起。

  我叫罗志,村里人都叫我骡子,2000年时,那年我正好十八岁。

  那一年,也是我在农村里头种地的最后一年。

  父母死的早,只留下两亩薄田和一间在村外偏僻地方的老房子。

  我十三岁多一点就自己出来种地,是个庄稼老把式,没少在地里吃苦。

  十八岁的我,因为常年种地,加上我长得老成,黑黝黝的面相,日晒雨淋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就是我自己看了都嫌丑。

  但我丑归丑,体格却是全村最壮实的一个,能挑能抗,在地里比头牛都不差多少,这也是他们叫我骡子的由来,还有人暗地里叫我牲口,一个人能吃三人份的饭。

  十八郎当岁,又是壮如牛犊,我他妈的也不想啊,但精力实在太旺盛,憋得狠了,一天到晚的总是要在那琢磨女人的那点事。

  我那时还是个单纯少年,老实巴交的就想早点找个媳妇。

  农村里结婚早,照理说我那时也早该结了,可谁叫我父母死的早,加上又没兄弟姐妹,在村子里又是外姓,就那么间破房子也没人看得上。

  不过这一切,都在那个夏天变了。

  村子里常给人做媒的春花嫂给我说了门亲事,听到对象是谁的那会,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只知道咧着嘴傻笑。

  她叫梅香,比我大三岁,但比起我这又黑又丑的家伙,她却是又白又嫩,很是丰满,那身段,那眉眼小嘴,光是看看都能让人眼睛都陷下去。

  而且她还懂文化,读过高中,不像我似的大老粗一个。

  这种好事本也轮不到我,不过梅香以前嫁过一次,但还没过门,她夫家便死了,这是望门寡啊,克夫。

  所以虽然梅香长得好看,却也没人敢要他。

  我那时却是憋得急了,再说村子里也没其他女人要嫁我。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当时知道对象是她,而且她还同意了,把我美的一晚上没睡着。

  就这样,我跟她开始处起对象。

  要我说,就该直接结婚的,但她死活不同意,说要先谈恋爱再结婚什么的。

  我大老粗一个,哪里懂这些,不过她坚持要这样,我虽然憋得厉害,但那时还是个特单纯的老实人,她哄了我两句,又给摸了小手,我便傻乎乎的答应了下来。

  这一处就处了半个多月,平时说说话,偶尔摸摸小手什么的便已经让我美得冒泡。

  直到那天,她说想把我们的关系再进一步。

  “你看村子里,那东子家可都是他媳妇做主。

  他家那辆摩托车,就是写的他媳妇的名字。

  ”记得,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我还傻乎乎的回她,说我家里穷,又没有摩托车,要不也写你的名字。

  她当时便说:“你不还有房子吗,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嫁给你当媳妇,你要万一以后对我不好不怎么办?你要真想跟我结婚,你就先把房子写我名下。

  再说了,你那么丑,也就我看得上你,整个村子里你去打听打听,我梅香要是愿意,多少好房子和摩托车任我选?”我那时虽然憨厚实诚,却也不是傻子,那房子虽破烂,位置也偏,但我也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自然不会张口就给了她。

  但她有的是手段,只是牵着我的手,隔着衣服放在她的胸口,当时我的脑子便一片空白。

  “只要你肯写了给我,我以后就是你的人。

  ”她是这么说的,我气血方刚,又是精力极度旺盛,哪里受得了这个,当时便把她一把搂在怀里,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朝她乱亲乱摸。

  那一天,她让我占了些便宜,不过也就只是些便宜而已,隔着衣服也不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不过那时的我已经很满足了,甚至还昏了头答应了她的要求。

  农村的房子同样也有地契,没过几天,她便找来了中人,我也当真傻乎乎的把房子地契写了给她。

  写完地契,等过户什么的也还要几天时间。

  那几天我还有够傻.逼的去镇上帮她跑了几趟手续,直到有一天我想去镇上补交些资料,却没赶上汽车,这才被我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夏日烈焰如火,我错过了汽车,无奈下只能回村子里去。

  走到一半,却是热得受不了,又是大中午的,有些困乏。

  便随便找了个玉米地一躺,有高高的玉米杆子遮着阳光,倒也睡了个安稳觉。

  正睡得舒爽,却不想听到了玉米地另一头传来奇怪的响动。

  我被吵醒之后侧耳倾听,很快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你当怎么回事,这是有人在玉米地里玩妖精打架啊!这种大白天的想看场免费真人秀的机会可不多,我那时对这事渴望的要命,便轻手轻脚偷偷的摸了上去。

  只是当我小心的扒开玉米叶子,看到那两个人时,我的脑子一下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是梅香!那女人竟然是梅香!而那个男的我也认识,叫徐浩,小白脸一个,还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不仅如此,他还是村长的儿子,传闻中村子里有好多女人都想爬他床上去。

  当时我五雷轰顶,万万没想到,我未来的媳妇,竟会跟徐浩搞在一起。

  他们当时纠缠在一起的样子,以及她脸上的绯红,我这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傻了似的趴在那里,甚至眼睁睁看着他们一直到结束。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太快的缘故,徐浩这小白脸银样镴枪头,没几下就交代了,就这他还不忘埋怨梅香。

  “你什么时候可以真的给我啊,害的我每次都不得劲。

  ”“你急什么,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以后还不是都要给你糟蹋。

  你有空想这个,还不如想想怎么快点把房子拿到手,骡子那蠢货,我是受够了。

  ”听到梅香提到我,我精神一震,然后就听到了他们,让我改变一生的对话。

  “那个傻子没怎么你吧?要不是他那破房子正好在要拆迁的规划上,卖了的话少说也能赚个十五六万,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去勾引他。

  等到房子到手,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骡子那家伙倒是不傻,只是太老实,我随便编了瞎话都能骗过他,嘻嘻,他还去镇里帮我跑关系,想着能早两天过户呢。

  ”“哈哈,他怕是想早两天跟你好。

  ”“呸!他摸我的手,我都感到恶心。

  要不是为了你和那房子,那丑货我才懒得看他一眼。

  等房子过完户,我就把他赶出去,管他去死!还有,等房子卖了钱,你说好要带我走的。

  我早不想在这村里待下去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比这破村子可要好多了。

  ”“放心好了,我答应过的事什么时候不算数,来,我想你了,再给我亲亲。

  ”连我自己都忘了当时是怎么回的家里,等我昏昏沉沉的回到家,躺在自己的床上时,我的眼泪才从麻木的双眼中滑落下来。

  我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躲在被窝里面哭泣哀嚎。

  那一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心里觉醒。

  我要把房子夺回来。

  第二天醒来,我的脑子里便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没了房子,我连最后一块栖身的地方都没了。

  我以后住哪里?只剩下两亩薄田,我以后在村子里,又怎么活下去?我绞尽脑汁,但我之前就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即便我那时红着眼,在家里揪着头发想了一整天,却依旧没有想出办法来。

  房子已经写了梅香的名字,白纸黑字,我赖不掉。

  等着过户也只是个时间问题,我就算再拖,也拖不了几天。

  临到傍晚,我依旧也没个头绪。

  咬了咬牙,终归还有些天真的我,脑子里竟是冒出了一个侥幸的想法。

  或许,村长还不知道他儿子干的那些事?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叫徐松林的老头,不是总把为村民们着想放在嘴边吗,要是我把事情告诉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帮我出头?我们总是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把自己当成鸵鸟把头藏起来。

  那时的我还存着最后的幻象,想要让村长帮我出头。

  为此,我简单的扒了几口泡水的米饭,便借着夜色匆匆的往村长家里赶。

  天色已经擦黑,村子里没有路灯,我深一脚浅一脚,临到村长家前,心急加上精神恍惚,脚下一个趔蹶,差点没一脚踩翻在田里。

  “哈哈哈,驴子!”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响起,我吃了一惊,是铁柱,村里一个游手好闲的混子。

  我低下了头没有理他,我的容忍却让他愈发嚣张起来:“喂,驴子,跟我说说,梅香那婆娘怎么样,滋味好不好?”他猥琐的哈哈大笑起来:“你个驴子,等你以后娶了她,有机会借你铁哥耍耍。

  ”我沉默着没有说话,如果是早两天,或许我还会羞怒的跟他打起来,但这会我却懒得为了那个姓梅的女人与他争吵。

  我在他旁边擦身而过,我们两个人块头一般大,但真要斗起来,外强中干的铁柱我一只手就能撕了他,只是那会我的忍让和老实,常常让人以为我好欺负,所以铁柱非但没有收敛,还朝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孬子,驴子。

  ”他骂我是孬种,并发出得意的笑声。

  我指甲都掐进了肉里去,但最终我还是忍了下来,就这样一步步走远。

  村长家就在前面,趁着没人看到,我放轻了脚步,走进了村长家的院子。

  村长家很大,院子外面都建了几间砖瓦房,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便直奔村长的主屋而去。

  主屋的房子里灯光明亮,房门虚掩着,离得近了甚至能听到村长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村长刚好在家。

  我心里一喜,刚要推门进去,但伸出的手猛地僵在了空中,因为我听到了村长儿子,徐浩的声音。

  我咬了咬牙,又缩回了手,目光在旁边游移了下,便垫着脚走到了屋檐下一处不起眼的地方,缩着身子藏了起来。

  徐浩在场的话,肯定会反咬我一口,我必须等到徐浩离开,再让村长为我出头做主。

  天真的我还没放弃这最后一丝幻想,但现实总是会无情的让人感到窒息。

  “爹,你说那徐馨能愿意嫁我吗。

  ”这是徐浩的声音,听他提起徐馨,虽是恨极了徐浩,我也是不由得一愣神。

  他嘴里的徐馨是村里数得上号的美人,在年轻一辈中更是艳压群芳,一直便是村子里一众年轻人的幻想对象,连我都曾经半夜时意淫过她几次,为了她还湿了好几回裤子。

  我知道你这小崽子在想什么,哈,就凭你爹是村长,这村子里你想日什么女人没有?”村长徐松林似乎喝了些酒,说话有些大舌头:“你爹我都跟她们家说好了,五万块的彩礼钱,嘿,拿了钱,她们家闺女以后就是你的人了,保证是黄花大闺女。

  ”村长徐松林嘿嘿的笑了起来,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我可跟你说好了啊,五万块,你爹我是一毛也不想出,你要自己想办法,对了,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差不多了,骡子那蠢货被梅香迷得忘了自己姓什么,过几天房子一过户,我就把它给卖了。

  ”徐浩的声音透着得意:“你儿子我好歹也是大学生,那梅香还巴巴的想让我带她走,心里头可就装着我了。

  ”“你自己脑子放清楚点,梅香那种女人望门寡,邪乎的很,你玩玩也就算了,可不能当真了。

  ”“可是爹,梅香她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们事成后把她撇一旁去,她会不会闹起来?还有,罗志那小子……”“你怕个球!”村长徐松林骂道:“梅香一女的能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再说你老子我还没死呢,在村子的一亩三分地里,谁敢闹,我就弄死谁。

  至于那骡子,呸,不过是个外姓人,他没了房子,我以后再找借口把分给他的地也给收了,到时候村里人人都给点好处,你看有谁帮他说话。

  ”徐松林的话透着如狐狼般的阴狠,让缩在外面偷听的我毛骨悚然,一张脸刹那间变得煞白煞白。

  当头棒喝,亏我还想找他帮忙出头,简直就是与虎谋皮!我气得手都哆嗦起来,我老老实实的种我的(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田,我招谁惹谁了,这村长父子两人一人谋我的房子,一人连我的田也不放过,这是要我的命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44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300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366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20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17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3122.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621.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48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