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 片 免費,新手必看

正值七月最热的时候,村里的男女都异常的烦躁!  给自家庄稼打完农药,陈三斤浑身臭汗,燥得更是难受:“得赶紧去洗个澡,不然老子都要热死了!”  走到河边,他把身上的衣服去的只留一件底裤,一猛子扎入了温凉的河水中。

    “啊……舒服!”  在河里刨了好一会,他突然听到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女人若有若无的喘气声。

    “我去,有人?”  陈三斤轻轻滑动河水,往人声传来的方向靠近。

    很快他就看到在一棵大树旁边,一个身材姣好的少妇整背对着他上下其手,雪白的后背随着她的动作摇曳着,若隐若现能看到那诱人的侧面轮廓。

    “这不是晓东媳妇吗,她这是干啥呢?”  陈三斤眼前一热,为了看轻些,忍不住继续往前靠近,可不偏不倚,一只午睡的鸟被陈三斤给惊醒了,尖叫一声飞了没影没踪。

    晓东媳妇浑身一震,连忙将衣服套上,匆匆忙忙整理了下裙子,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一脸疑惑的陈三斤。

    “哟,这不是三斤吗,你这偷偷摸摸的干哈呢?”  陈三斤看到晓东媳妇满脸的红晕,再联想到刚才她刚才的喘气声,顿时明白了这个女人刚才在干啥了,顿时调笑道:“我呀,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干那事,这不,赶紧过来瞧瞧热闹呢……嫂子,你这又是干啥呢?”  晓东媳妇听了这话,脸更红了,骂道:“你这小兔崽子,思想咋这么龌龊呢,这大白天的,谁……”晓东媳妇话说了半截,突然就止住了,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陈三斤。

    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家伙,这要是用起来,岂不是……  一想到这,晓东媳妇顿时本能地捂住了嘴。

    陈三斤顺着晓东媳妇的眼光看去,山村的河水清澈见底,他下身的轮廓一览无余,尤其是那里,被清澈的河水放大了不少。

  (边插边做吃奶)  哟,这小娘们看来是对我有意思啊!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他媳妇明显是在家吃不饱,才偷偷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自己来解决了,他心头一热,随即调戏道:“别人我可不敢说,不过嫂子这么漂亮,有点需求也是应该的嘛!”  晓东媳妇瞬间通红了脸,心中透着无力和渴望,可嘴上却咬牙说道:“你这崽子……又瞎说,谁不知道我们家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怎么可能不满足呢?”  “嫂子,你说这话我就不愿意了,什么叫晓东是咱村最厉害的,我就不服!在咱们村,这方面我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不信你就看!”  陈三斤切了一声,说着就要去掉底裤。

    晓东媳妇红着脸吓得赶紧回过头去,骂道:“臭小子,你可别耍流氓,这要被人看到了,说也说不清的!”  话是这么说,可想到陈三斤下面那大家伙,她头却忍不住转了过来……  结果,她却看到陈三斤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身前看,气得直跺脚:“陈三斤,你还真是个没用的家伙,比我们家晓东差远了!”  “别跟我说晓东的那糗事,村里人谁不知道晓东那货中看不中用。

  ”陈三斤龇着嘴得意的笑道。

    陈三斤早就听说了晓东身体不好的事,让晓东媳妇总是满足不了,听村里的老娘们说,晓东媳妇因为这个事没少和晓东吵架。

    晓东媳妇听三斤这么一说,立刻就急红眼了,“好你个三斤,这破事都是你们传开的吧?今天我在这可跟你说明了,我家晓东那不但大,而且还管用!别整天闲着没事,搁这瞎造谣。

  ”  “嘿嘿,晓东媳妇,别不承认,要是晓东那货够厉害,你舍得让他出去打工,独守空房嘛?”陈三斤对村里人的传言深信不疑。

    晓东媳妇如同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两眼怒瞪着三斤。

    “哼……三斤你别不信,我家晓东今天晚上就从外地回来。

  你要是真不信,晚上就到我们家窗户口上给我竖着耳朵听听!”  说罢,晓东媳妇气呼呼的甩着膀子就要走人,但想了一想,又转过身来冲他问了声。

    “三斤,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  陈三斤本以为这女人终于不用在这聒噪了,没想到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真的假的?”  “哈哈哈……”晓东媳妇一掐腰,晃哒了两下胸前的高耸,那风景一阵荡漾,看得陈三斤气血上涌,喉咙咕咚一声眼咽下了一口唾沫。

    “三斤,你莫不是跟我装傻吧?刚刚你不是说你厉害嘛?有多厉害?不会是嫉妒我们家晓东,唬我的吧?”  听晓东媳妇这么一说,陈三斤总感觉这女人不对劲,随即生出了一丝期待。

    “我三斤从来不吹大气,不信你就试一试,嘿嘿……”陈三斤坏笑着看着晓东媳妇,心中暗道,“让你在我面前嚣张,这次还不让你吃瘪,嘿嘿……”  晓东媳妇撇了撇陈三斤裤裆,“三斤你可别激我,你当我不敢?”  “我没说你不敢,我就是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就想让你,咋滴了?”既然要装,那就得装的像点。

    “老娘还怕你了不成?”晓东媳妇红着脸道,快步冲到陈三斤身前,直接抓了上来。

    两人都傻眼了。

    陈三斤傻眼是因为没想到这晓东媳妇如此泼辣,还真敢过来抓自己。

    晓东媳妇傻眼是因为对陈三斤的话将信将疑,但是既然陈三斤敢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至少也有点资本,心里也早就有了准备,不过没怎么在意。

    可当她真的贴到陈三斤面前,虽然没碰到,可还是被那硕大的轮廓深深的震撼了。

    两人一时尴尬的僵在了原地。

  场景很诡异!  “舒服!”下意识的陈三斤口中崩出两个字,配合着说出来的话,还挺了挺腰板,那昂首挺胸的家伙,正好戳到了那温热的地方……  “三,三斤,你,你瞎说什么呢!别真以为大就了不起了。

  要管用才行!哼,还是那句话,晚上到我家窗户口,我可不想让村里人说我家晓东站不起来。

  ”  晓东媳妇说着,手忍不住在上面搓动了两下,有些不舍地松开转身走了。

    陈三斤看着晓东媳妇扭着翘臀离去,心中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想法。

    “这女人,那股子劲一看就很饥渴。

  她说这话,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娘的,要真是这样,得找个机会把她掀翻了骑了再说。

  ”  陈三斤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要不刚刚那女人干嘛还在自己那货上还搓两下,看她走的时候表情还依依不舍的。

    他想来想去发现还真是那回事,这女人肯定对自己不怀好意。

    不过这时候肚子开始咕咕叫,陈三家晃了晃脖子,直接背着药桶回家去了。

    “回来了,饭给你留着呢,还热乎着,快点吃吧!”  陈三斤回到家,他妈张爱青的声音就从厨房传了出来。

    “哦,路上遇到点事,耽误了!对了,我爸呢?”他冲进厨房,拿起盛好的饭菜扒拉起来,顺带问了声。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去乡里面了。

  现在种田哪能有出息,你爸找找人,看能不能给你到乡里的鞋厂找点事做做!”  陈三斤一听,直接将碗搁一边,凑到他妈跟前:“妈,你说俺爸能给俺整个啥职务?”  “还啥职务?还不就是一线工,想坐办公室,这年头难啊,一个车间组长的位置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瞄着呢。

  再说了,就你爹那点能耐能行嘛?”张爱青一听,估摸这孩子是天天在家憋坏了。

    “这事再说吧!”他一听,顿时泄了气。

  飞快的扒拉两口,丢下碗就向外跑去。

    “唉唉唉,你这孩子,我话还没说完呢!慢点……”  张爱青话还未说完,门口就传来一声惊呼。

    “哎呦喂,你个臭小子,讨魂了你?差点把你爸这老骨头给撞散了!快扶我起来!”  张爱青赶紧跑出来看看,原来陈三斤跑的太快正好撞上了他爹陈诗文。

    “拉倒吧你,就你这身膘肉抗撞能力不比母猪弱多少!”陈三斤没好气的道。

    “哎,你这臭小子咋说话的你,我是你爸,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腿。

  ”陈诗文听三斤这么一说,气的七窍生烟,当即就跳起脚来。

    张爱青一看这架势,吓的连忙死死抱住陈诗文,“孩他爸,你这是干什么啊?!”  陈三斤也给吓坏了,哪里见过这架势,抱着头向院子外跑去,“你个老东西,你凶什么凶!你要是打了我,看等你死的时候,我非给你订口铁棺材!”散开脚丫子,一溜烟的不见了。

    “妈的,臭小子,我看你造反了不成。

  晚上回来打断你的狗腿!”陈诗文该吼的也吼了,该出的气也出的差不多了,一把扔了铁锹,垂头丧气的看着张爱青。

    “我说他爹,你今天是吃了炸药了啊你?哪来的这么大火气?”张爱青心有余悸的道。

    “三斤工作的事黄了!”陈诗文叹了口气,抱着脑袋蹲了下来。

    “那魂淡徐江根本就不愿帮忙,还拿现在厂里不招人的屁话唬我。

  ”陈诗文两眼发赤。

    “那……那咋办啊?”张爱青没了主意,心中大急,这工作的事落实不下来,也就断了给陈三斤讨媳妇的念头。

    “咋办?能咋办,凉拌!这三斤老是跟我做对,找不着媳妇我也问心无愧。

  ”陈诗文丢下话,直接转身进了里屋。

  陈三斤一口子跑到村外的河堤上晃哒,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爹陈诗文,土包子一个!虽然取了个好名字,奈何小学都没毕业就不上了。

  结婚后,没啥能耐,好赌成性,直接就把家败光了。

    这父子俩从小就不对付,没为个什么事就吵架,可从来没向今天这样动过手。

    三斤想想两人之间的事,漫无目的的在河堤上走着,心里烦的慌,可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不远处草丛中发出哼哼呀呀的声音,也不知道在干嘛!  “嗯?有人?这大中午的,谁跑这河堤上来干什么?”三斤干脆趴在草丛里,小心翼翼向声音的方向爬去,那咿咿呀呀的声音很是撩拨人心。

    听声音是好像是个女人!  “这谁家的媳妇,大中午头还敢跑出来,也不怕晒褪了皮啊!”  陈三斤心中充满了好奇,爬近拨开草丛看了过去,他差点蹿出鼻血来。

    竟然是宋老二和朱大鹏媳妇何绣花在做坏事,陈三斤感觉自己鼻息很粗重,浑身燥热,心跳加速。

    过瘾!竟然让自己遇见这等好事。

    朱大鹏媳妇叫何绣花,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浪荡女人。

    陈三斤看的过瘾,哈喇子一地,可还没迷了心智,心中暗自算计。

    “这何绣花就是一坨狗屎,朱大鹏也就一绿头苍蝇,竟然搞到了一块,这两人一直跟我不对眼,要是让那朱大鹏知道了,还不活劈了宋老二?是不是吓吓他们俩,抓个小辫子搁手里。

  ”  想到这,陈三斤打定主意,脸上冷冷一笑。

    “吼吼……”这时宋老二喉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看样子是架不住何绣花的夹攻,快到了尽头。

    “哇哈哈哈……这大热天的,你两玩啥呢?兴致挺高的啊!”  抓住机会陈三斤猛的从草丛里跳出来,指着二人大叫道。

    这一嚷嚷,可把宋老二跟何绣花吓坏了,直接从头顶凉到脚后跟。

  宋老二更是从高超给一嗓子吼到了深渊,直接萎掉。

    陈三斤的看着的两人:“狗男女,好玩吗?”  “陈……陈三斤,怎,怎么是你?”先回过神来的是何绣花,两人慌慌张张的胡乱把衣服给套上。

    “怎么就不是我了?你们能来这我就不能来了?不但我能来,朱大鹏也能来!”陈三斤故意把“朱大鹏”三个字喊的很大声,他想看看何绣花是什么表情。

    不过陈三斤失望了,何绣花似乎对朱大鹏不以为然,倒是宋老二吓的扭头四处张望,生怕朱大鹏真个蹦跶了出来。

    “陈三斤,别在这给我装蒜!难不成你今天还想攥我们两的小辫子?”何绣花显得很嚣张,一点悔悟的觉悟都没有。

    “哦,是这样啊!”陈三斤抓抓后脑勺,“说真的,我还真没打算攥你两啥小辫子。

  碰巧遇到这事。

  不行,我得去告诉朱大鹏,我老觉得朱大鹏挺憋屈的。

  ”  他说完也不理两人,转身就要走。

    “陈三斤,我告诉你,你就是告诉朱大鹏,我也不鸟他,那个软蛋我想怎么拿捏他就怎么拿捏他。

  你……你给我回来,你要是真去说,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唉唉唉,我说话,你听着没有……”  何绣花语气显得有点慌乱,但是却很嘴硬,可说着说着就慌了。

    她没想到陈陈三斤根本不理自己,朝自己家方向蹦去。

  这破事要是捅到朱大鹏那,朱大鹏就是再软蛋也不会在这事上含糊。

    陈三斤晃着个脑袋,不紧不慢的向何绣花家方向走去。

  心中暗道,“欠骑的女人,跟我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  “陈三斤!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  宋老二连忙陪着笑脸拦着陈三斤,抖索着手掏出一盒香烟,谄媚地递烟给他:“来,三斤兄弟,抽根烟歇歇!”  “少来,别跟我套近乎!你说你们俩搞这事,对得起朱大鹏嘛?那朱大鹏在村里是横了点,但你也不能占了人家媳妇是不?”  陈三斤手一挡,特意强调了朱大鹏在村里的横。

    朱大鹏在村里那是横的不行,瞅谁不顺眼,兜头就揍,下手很没分寸。

    “陈三斤兄弟,来!”宋老二脸色顿时一变,又把烟给递了过去,陈三斤没再推,接了过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

    “宋老二,烟是好烟,就是味有点不对。

  ”  宋老二迷糊了,“味不对?这可是我从乡里买的,红塔山!我平时都舍不得抽,贵着呢,不会被老孙头给唬了,买我假烟了吧?”  “啥假烟不假烟的!我是说味不对,有股子搔味!”陈三斤调侃道。

  

一双大美腿,白皙嫩滑,看的让人心痒痒。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小姨看着倒在地上的我,叹了一口气,刚走过去,打算把我扶在轮椅上,可就在扶我起来的时候,无意间瞄到了我那儿,瞬间嘴巴都惊讶的张开了。

  我也很奇怪,自己那个怎么能这么大,以前瘫痪的时候从来都没反应,现在一下子来了感觉。

  小姨的目光完全被那里给吸住了,隐约之间,我能感觉到小姨的眼神中,充满着渴望。

  场面异常尴尬,很快小姨就意识到了,赶紧扭过头,耳根子到脸瞬间涨红,把我扶在轮椅上。

  “阿伟,你……你先把身上的泡沫给冲洗干净吧?”我接过小姨递送给我的浴霸,目光一直盯着她性感的睡衣看,心底那种邪恶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小姨,我腿不方便,你替我过去将水龙头打开一下呗?”我请求道。

  小姨点了点头,微微一转身,我故意将浴霸头对着她。

  她刚一打开,哗哗一声,水猛地朝着她的身上喷去。

  瞬间,小姨身上湿透了,本就单薄的睡衣,一下子被雨水给浸泡,形状就更加明显了。

  小姨惊呼一声,赶紧把水龙头给关了。

  “阿伟,你这是做什么呀?”我假装不小心。

  “刚才我没注意,对不起啊,小姨。

  ”小姨叹了一口气,盯着我这身模样,想说道几句,又不忍心。

  想着几年都没给我洗澡了,眼神又瞄了我一眼,看见我那里的时候,心底竟然开始有了一丝幻想。

  “你啊,真是!这么大了,还这样!行了,今天小姨帮你洗吧,省得你拿着浴霸到处乱喷。

  ”听了小姨的话后,我兴奋起来。

  但表现的很平静。

  “真的吗?小姨都好久没给我洗过了呢。

  ”我感叹道。

  小姨掐了下我的脸蛋。

  “你也知道哦,你腿脚不便,以前都是我给你洗,不过现在你长大了,我今天给你洗,你可千万不要乱说出去哦。

  ”我知道小姨顾虑的原因,无非就是怕被姨夫知道,当时也是姨夫提出不让她给我洗澡的,说我现在长大了,男女不便。

  随后,小姨拿着浴霸站在我的面前,替正坐在轮椅上的我冲洗,她浑身都湿透了,单薄的睡衣都成了透视服了,成熟的身子一览无余。

  我看的心跳加速的特别厉害,不断的吞着口水。

  而小姨给我冲洗身子的时候,目光时不时的就落在了我那里。

  这时,我有点忍不住了。

  “小姨,我扶我起来,我想小便了……”小姨哦了一声,有点尴尬,红着耳根,咬着唇角,将我从轮椅上扶了起来。

  小便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小姨应该是背对着身子,不会看我呢,可哪里知道,她竟然站在我的跟前,一直盯着我。

  这么一看,就更刺激了。

  小姨更吃惊了!目光瞪的浑圆,估摸以前从来都没见过吧,随后她眼神微微避开了一下。

  “小姨,我好了。

  ”我提醒。

  小姨轻轻的哼了一声,扶着我坐下,可就在坐回轮椅的时候,我故意靠近她的身子,转身坐下的一刹那,巨根竟然啪的一下,打在她光滑白嫩的大腿之上。

  小姨啊的一声,惊讶不已,盯着我,久久都没回神。

  我假装很纯洁,“小姨,你咋啦?”小姨脸蛋跟更红了,心跳加速的更厉害了。

  能感觉到她有点动心了。

  “没,没事儿,你还是自己洗吧,我先出去了。

  ”小姨可能(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是内心还是有所顾忌,生怕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做了不该做的事儿。

  说完,她扶着我,在轮椅上坐好后,再次打开龙头,将浴霸递送到我的手上。

  然后转身就从浴室里面走了出去。

  我洗了一阵后,出来,小姨已经进了卧室,估摸是在哄宝宝睡觉吧。

  我也不好意思打扰,扶着轮椅,回了自己的房间,本以为晚上会跟小姨发生点什么,可没想到我洗澡后,小姨都没从房间出来。

  躺在床上的我,心情有点烦躁,超级后悔,为什么在浴室里面,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不主动一点,直接跟小姨摊牌呢!越想,心情越不平静,心底一直期盼着小姨能半夜来找自己,可最后还是没等到。

  一直到很晚我才睡着。

  正睡得香呢,突然又一阵曼妙的声音传来,将熟睡的我给惊醒了。

  这一次声音不像以前那么轻微,压着嗓子,而是放的比较开!听到后,我全身都麻了,来了很强烈的感觉,听了好一阵,我彻底忍不住了,正打算从床上下来呢,突然声音戛然而止。

  

门里传来了冷音甜甜的声音。

  老板娘家卫生间的内衣裤记者:你刚刚也说了,这部电影比较深刻。

  这个时候,要是其他男人的话,只要不是像我这样子的,多半就会冲上前去,拂去淑女的眼泪,说一些博得淑女欢笑的话吧。

  你觉得,我还是我么?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怎么了?」叶源见任小璐半晌都没有回话,回头看向她。

  毕竟……洛羽至今还没有遇到过其他客人,可能这里的每日客流量无法超过两位数吧。

  她有些痴神地看着这本作业本,但嘴巴依然不忘和我对话。

  现在的这种情况只有一种更加不可信的解释,那就是海水有某种丰胸的力量!老板娘家卫生间的内衣裤李健先到市里的学校去拿录取通知书,然后家里又开始准备给李健上学用的衣物和被褥。

  好了,还有几分钟就该打上课铃了,我们走吧。

  品味好差的男朋友啊!哦~这位老阿姨看着可真是年轻啊。

  老板娘家卫生间的内衣裤喂,等等,我还没转过身啊!随着陈思怡逐渐收回视线,受到惊吓的瑟琳娜连忙对我挤眉弄眼,如是说道。

  严涟见着江宇冰一直跟在一旁,好几次更用力蹬也是白费力气,直到在学校后门严涟双腿几乎脱力。

  让白凝柒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低着头的齐萱让我很不舒服。

  难以理解的敌意……我应该怎么做?祝你幸福!“苏轻雅听到后眼前一亮,是今天刚送的食材吗?一问出这句话,她便哑然失笑,现在自己的嘴也被养刁了。

  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哇,教教我好不好?我们女孩子要是学会防身本领,以后就不怕被猥琐男欺负啦!既然能叫王道,那就说明这是无数创作者呕心沥血寻找到的,能够最简单直接打动读者的展开,这家伙竟然一句话就将这些创作者的心血给否定了?老板娘家卫生间的内衣裤平淡,安静,毫无波折,甚至都没有什么起伏。

  额,我来找你们的李总。

  简单的声音人引得了大家的注目,一下子本来欢声笑语的厨房安静下来。

  什么?怎么是校医务室,不是医院啊?校医务室那点能耐,能治人么?我分外担心地叫喊道。

  「……嗯,哎,你说得也有道理。

  两个守护神,这两个人灵能属性都非常厉害,之前很多人都说,这两个人是无限接近(豁达大度)于双锋的存在,只不过在经历了一场双锋之战之后......两个人因为一个特殊的灵法而灵能退化。

  9月1号开学日来的还真是快啊。

  女孩就是好,我就喜欢女儿,可就是生了个儿子。

  志保依然一副不能释怀的样子。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727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1974.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77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323.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674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351.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528.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b.aspx?51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