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姫川 ゆうな,新手必看

看着那压在她身上的陈波,顿时苦笑着。

  她也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陈波一脚踹开门之后,就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

  “嗯,呜,什么事啊?啊啊,梅姐,梅姐你咋了?”陈波听见汪雪梅的惊叫声顿时惊醒,原本以为汪雪梅被遇害了,现在看见汪雪梅怔怔的看着他,他也松了一口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幽幽的声音在陈波耳边传来,汪雪梅抱住陈波,手上一把金属剪刀跃然在手,紧紧的贴着陈波的脖子,只要陈波有点异动,陈波可以丝毫不怀疑这把剪刀会被汪雪梅刺入他脖子里。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难不成你就没有一点印象?”陈波有点疑惑,抱住汪雪梅,摸了摸她那漂亮的长发,苦笑着说着。

  汪雪梅有点慌张,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陈波抱住她,她心中竟然没有那种慌乱,有的只是那种充实感,那种满足难以形容。

  悄悄的放下剪刀,汪雪梅抬头朝着陈波问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会这样?”陈波一愣,明白了为什么汪雪梅苏醒后有的激动的反应,开口道:“你被那神棍施展了巫术,然后……我把你送到车上,最后,你,扑倒了我。

  ”“我扑倒了你?”汪雪梅俏脸顿时红的如同一个苹果,支支吾吾的看向了陈波,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看起来陈波说的应该是真的,此时她万分没有想到居然主动者是她。

  “好了,别愧疚了,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会对你好的,来,么么。

  ”陈波笑了笑,紧紧的抱住汪雪梅,亲了起来。

  一阵法国浪漫湿吻,陈波发现了一件事,那件事就是汪雪梅体内居然蕴含了先天之气,那浓郁程度,虽然比不上他,但是也算是相当可以的了。

  “嘿嘿,老姐变成老婆,我也是厉害,嘿嘿。

  ”陈波奸笑的看着那满脸羞红的俏佳人,不由得再度伸出手抱住了汪雪梅,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汪雪梅**之后,他就发现他和汪雪梅抱在以为就有种心意想通的感觉,十分奇妙。

  “你感觉到了吗?”陈波低着头轻轻的吻了一下面前玉人的俏脸,那种心意相通的感觉让他十分舒服。

  “穿好衣服吧,还得解决那神棍的事情呢。

  ”汪雪梅俏脸终于不再红了,可能刚刚身为人妻,也知道了些许,穿上自己的衣服后也把陈波的衣服穿上,下了车,抱住了陈波的右胳膊。

  陈波嘿嘿一笑,看着汪雪梅,开口笑道:“还是有老婆的人好啊,不禁可以帮忙穿衣服,还能天天跟着我。

  ”一边说着还揉了揉面前抱着他手臂的汪雪梅,惹的汪雪梅一阵娇羞。

  陈波嘿嘿的笑了笑,再度走进了这个村庄。

  此时村庄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村里面的中心点有些许火光在那升腾,似乎是在举行着什么东西一般。

  “他们似乎在举行什么东西,而且我发现四周的怨气已经变得开始泛滥,可能不要几天这里就会变成一座鬼村。

  ”陈波看着那四周的怨气,眼神一转,青光闪现,显得煞是妖异。

  “你这个是怎么看见的啊?为什么我现在看不见了?而且我感觉身体里面有些那种热气在流动。

  ”汪雪梅看着那眼睛泛着青光的陈波,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她自然不会被陈波吓到,反正都是他的人了,此时也是无所谓。

  “你静下心,控制那热气聚于双眼,然后看向四周,很自然的。

  ”陈波微笑的看着这玉人,汪雪梅似乎很有灵性,短短的五秒钟,就控制好了。

  “嗯?很简单啊,不难啊,这热气流动让我感觉很舒服。

  ”汪雪梅微笑的看着周围,不断的躲着地上冒出来的阴气,和陈波向前走去。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是为了什么?!”“活下去!活下去!”“那我们今天就去寻找一个人!就是我们今天白天抓的那个女人!我们要拿她献祭,拯救我们!”神棍站在一个高台上,举着火把,朝着天空开口说着。

  台下一群村民举着火把高喊着“抓住她!抓住她!”“不用找我们了,我们来了。

  ”一声清亮的声音响起,原来是陈波带着汪雪梅来到了那火光聚集处,也就是那群愚昧的村民聚集的地方。

  一旁的神棍看见陈波来到了,害怕的退了几步,开口嚷嚷着:“抓……抓住他们!”说完了之后退到村民的后面,一群村民一拥而上。

  “宝贝,等着我,看我这次如何吊打这群愚昧的人。

  ”陈波微笑的看着面前的那群受到了神棍蛊惑的村民,右手食指一抬,写成一个“梦”,一掌一推,直接推向那群村民,双手摊开,那个“梦”字瞬间变大,直接笼罩了那群村民。

  那群村民瞬间倒下,巨大的鼾声响起,那群村民,睡着了。

  “你也不用跑了,你中了我的印记,跑到天涯海角也能被我察觉的到,说吧,蛊惑村民为了什么?”陈波笑着看向那正准备悄悄咪咪跑掉的神棍,开口大声的道。

  那神棍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着陈波,开口道:“你为什么要三番五次的破坏我的好事?”陈波看着那神棍,噗嗤一笑,玩味的开口道:“你意图强奸我老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说吧,实话实说。

  ”那神棍看了看陈波,想了想,顿时震惊的开口道:“你是巫师派的人!没想到他传承者在你这!”此话一出,陈波瞬间开口道:“你知道老道士的消息?!”那神棍听得陈波这话,阴阴的笑了笑。

  “你那老道士被人追杀了,没想到他的传承者在你这,可惜了你那宝典,嘿嘿,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会被别人追杀的,嘿嘿,看你到时候怎么嚣张。

  ”滴滴滴!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陈波掏出口袋中的手机,看着神棍,解了电话。

  “喂,谁啊?有什么事情?孙长贵?怎么了?桃花村建设的时候出事了?要我过去?嗯好,我马上过去。

  ”陈波挂了电话,看向了那神棍,拳头握紧,看向了神棍,双脚用力一跳,先天之力蕴含在拳头,直接对着那神棍的左臂轰去。

  轰!啊啊啊!那神棍惨痛的大叫,因为他的左臂已经被陈波轰成肉沫。

  “给你一次警告,滚!别来这个村了,彻底消失吧。

  ”陈波看着那拳头上滴落的鲜血,森冷的看着那在地上不断抽搐的神棍,抱住汪雪梅,直接朝着那池塘的方向走去。

  汪雪梅冰雪聪明,看见陈波走到那池塘旁,问道:“你是不是要解决那个冤魂的问题?能解决吗?”“能,你等下看着,幸好我上次解决那个厉鬼的事情身上还带了几张黄纸,你在一旁看着吧,等下有什么你不要害怕,一切有我。

  ”陈波亲了亲汪雪梅,走到了池塘旁,开口说道:“万千冤魂啊,请聆听我的呼唤!”叽!各种刺耳的声音响起,似乎在诉苦,又似乎是在说着它们的痛苦。

  陈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纸,朝天一扔,开口朗声道:“冤魂啊,我知道你们的苦楚,今日我借用这张黄纸,为你们解除这池塘之困!”说罢,直接在空中写成一个大字“脱”。

  “以文字之力,解除吧!池塘的水之困!”啊啊啊!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池塘里面的水如同被烧开了一般,泛起了众多水泡,那淡淡的灰色气流,不断的升腾,聚合,化为了一个个鬼魂在天空中漂浮着。

  一旁的汪雪梅看见此番景象,不由得捂住了嘴巴,美眸震惊的看着那面前的景象,是多么的震撼。

  “这……真的是我们这个世界存在的东西吗?”喃喃低语,述说着这面前景象的震撼感。

  鬼魂越来越多,有冤魂,有怨念,也有那数不尽的灵魂。

  “诸位,让我看看你们的故事吧!”陈波一声大喝,看着那鬼魂不由得一阵叹息,那每一只冤魂都是一次被冤枉,可以见得,这个地方冤孽到底有多少。

  此时陈波只感觉各种情绪的传来,有愤怒,有冤枉的委屈,也有各种痛苦的苦楚,他不由得留下了眼泪,每个鬼魂身上的痛苦如同刀子一般让他感到不舒服,这种负面情绪不断的影响着陈波,也有些影响着陈波身后的汪雪梅。

  ……“唉,诸位,你们的怨念我接收到了,我陈波一定保证帮你们度过轮回,还你们一个道理。

  ”陈波擦了擦眼泪,叹息的看着那群在那哭泣却哭不出来的鬼魂。

  再度掏出一张黄纸,直接举起,先天之气直接朝着那张黄纸聚集,黄纸开始有着缓慢的变化,渐渐的变绿。

  一分钟后,黄纸已经变成了一张如同翡翠的纸张,那个纸张也有个名字,叫玉令,玉令的作用就是赎回天道的关注,让得天道开始重新判决灵魂或者是生物。

  “今日,我陈波借用玉令!”轰!一道雷电瞬间劈下,直接劈在那陈波的身上,强大的雷电之力让得陈波一声焦黑,陈波紧紧的咬着牙,再度大喝!“用玉令重新获得天道的审判!”轰!再度一道雷电,直接轰击在陈波身上,陈波坚持不住了,单膝跪在地上,不断的喘息着。

  “老公!你不要这样了!你再这样身体会坚持不住的!”一旁的汪雪梅已经变成泪人了,当她看见陈波被雷劈中一次的时候,心中猛然一痛,她明白,那是陈波的痛苦,他们心有灵犀,现在陈波受伤,她会感到莫名的慌张和失措。

  噗!一口鲜血吐出!陈波再也支撑不住了,天道的雷霆,凭他现在的实力,抗两次已经是强弩之末,他坚持不住了,但是眼神中的毅(左手握右手)然依旧在那,他不甘心,此时这里的鬼魂有将近三百道!它们每个灵魂都有一番苦楚,此时进入不了轮回他不甘心!猛然,爬起身,再度站起,看着汪雪梅,开口道:“老婆,别过来,我有办法。

  ”说完之后,再度举起玉令,朝着鬼魂高喊道:“诸位!帮我!”一声响彻,直冲云霄,那种豪气那种召集力,瞬间蔓延!鬼魂突然安静了,身上的一股股阴气化作一丝丝灵魂之力,直接不断的治疗着陈波的身躯,鬼魂它们被感动了!它们开始治疗起这个愿意帮它们步入轮回的人。

  “多谢诸位!”陈波感受到身上的痛苦逐渐减小,开口朝天嚣张的大笑,吼道。

  “天道!你今天!必须重新判!三百道冤孽!不判我就算是接受你的天罚,老子也得送他们进入轮回!”一声嘶吼,响彻九天,那声音中的嚣张和丝毫不掩饰的张狂,让得天道开始……退缩了。

  陈波看看天空中的乌云散去,留下了可以看见星星的夜空,顿时大笑,开口道:“哈哈哈哈,老子一句话,天道都能退缩!多谢诸位!这番送诸位入轮回之后,还请诸位保佑保佑我和我妻子,谢谢诸位!”笑罢,手中玉令一抖,直接朝着那漆黑的夜空中射去,碧绿的玉令飞入空中后,破碎,一道一道的光芒,直接射向那群鬼魂。

  “诸位,到这里就谢谢诸位了,诸位好走!希望各位记住我,我叫陈波!”陈波微笑着打着招呼,看着那一道道的鬼魂逐渐被那光芒送走不禁也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汪雪梅赶忙抱住陈波,抽泣着。

  “嗯?这是?信仰之力!”陈波身上玉色的光芒不断的闪耀,治疗着陈波身上的伤口。

  

过了一会,孙静怡觉得自己一点痛感都没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刘兵就停在了。

  “孙姨,可以了。

  ”孙静怡直起身整理着衣服,内心竟觉得隐隐失望,不过她还是不住地称赞道,“小兵,你还真厉害。

  ”刘兵听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刘兵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被楼下的声音惊醒。

  听到楼下似乎有门响的声音,而且动静很大。

  刘兵心里很诧异,这么晚了,是谁呢?他突然一想,该不会是孙晓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也一直没见回来。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看看。

  路过孙静怡房间的时候,刘兵看她房门死死地关着,应该是不知道孙晓雅回来,还在睡觉呢。

  他就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一开门,就有一团白影扑到了他的怀里。

  任是刘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孙晓雅还是把刘兵吓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孙晓雅趴在刘兵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刘兵哥,是,是你吗?”她扬着头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盯着刘兵,可是脑袋却一直左晃右晃。

  刘兵看她脸上红扑扑的,还一直这样站不稳,闻起来也浑身酒气。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这样醉。

  “晓雅,咱们先回屋吧!”刘兵把孙晓雅从他的怀里拉起来。

  可没想到孙晓雅却挣扎着又扑了进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觉。

  ”她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生气。

  刘兵在想着该如何把她哄进去。

  可没想到孙晓雅竟然抱住刘兵,直接吻了上去。

  刘兵震惊的眼都瞪大了。

  刘兵觉得嘴里满满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却还夹杂了一丝丝的甜味。

  他也一时没忍住,抱住了孙晓雅。

  一时间,刘兵与孙晓雅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刘兵听到孙晓雅吸了一口口水,这才惊醒。

  刘兵停了下来,而孙晓雅又抱住了刘兵,笑嘻嘻的跟他说道。

  “刘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刘兵知道她现在喝醉了,说的是醉话。

  要放在平时,孙晓雅怎么会有勇气这么跟自己说话呢?刘兵点了点头,“美,你今天走的时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样,你不记得了?”孙晓雅一听,很开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刘兵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刘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给我好不好。

  ”她嘴上说着,就伸出了两只手,放在了刘兵的裤腰带上。

  刚才一开始他还克制着自己,毕竟孙晓雅是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刘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围,他们两个现在还在门口呢,这里实在不合适。

  他也担心一会儿再把孙静怡给惊醒了,就想着先带孙晓雅上楼。

  “晓雅,听话,咱们先回房间。

  ”刘兵搀扶着孙晓雅,把她带上了楼。

  直接带她回到了孙晓雅的房间。

  门一关上,孙晓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坏笑的扑到刘兵身上,很大声的说着,“刘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刘兵一听,吓了一跳,生怕孙晓雅说的话被孙静怡给听到了。

  他把手放在嘴前,轻轻地嘘了一声。

  “晓雅,你小点声,听话,快点睡觉吧!”可孙晓雅才不买账,他拉着刘兵的手,非要刘兵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觉。

  刘兵拗不过她,只好跟孙晓雅一起躺在了床上。

  刘兵本来就很难受,谁知道孙晓雅直接凑了过来,吻上了刘兵。

  这可是孙晓雅主动撩拨他的,可不怪他没定力。

  刘兵现在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马拥有她!这时,刘兵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吓得赶紧推开孙晓雅,并且从床上爬了起来。

  把孙晓雅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边装作一本正经的照顾孙晓雅的样子。

  刚做完这一切,门就被打开。

  孙静怡穿了一身睡衣,站在门边,而她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

  “孙,孙姨,”刘兵惊讶的叫了一句。

  孙静怡穿了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裙,看上去很是性感。

  孙静怡一看,刘兵竟然在孙晓雅房间。

  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很不高兴。

  “小兵,你怎么在这?”她快步走过来,掀起被子看了看。

  见孙晓雅的衣服仍然完好无损的穿在自己身上,这才放心。

  “哦,是这样的孙姨,”刘兵赶紧站起来解释。

  “晓雅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刚才回来,我去开门,没想到她喝醉了,我就把她扶了进来,刚给她盖好被子,你就过来了。

  ”孙静怡点点头,可她觉得很奇怪。

  刚才她过来的时候,明明听见屋子里有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她听错了吗?可看刘兵和晓雅确实正常不过,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大概是这么晚,她出现幻觉了吧。

  孙静怡也没有再多想,她还是挺相信刘兵的为人。

  她松了口气,对着刘兵说道,“这样啊,谢谢你小兵,不过今天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就让晓雅跟我一起睡吧。

  ”孙静怡说完,就走了过来。

  她过来俯身很温柔的叫着孙晓雅。

  当她弯腰的时候,刘兵闻到她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就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孙晓雅迷迷糊糊转醒。

  孙静怡就赶紧扶着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房间。

  刘兵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一个年轻,一个性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直到听见门咔哒一声关上,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还好他反应及时,赶紧把他们两个的衣服给整理好,还给孙晓雅盖上了被子,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他在照顾她一样,这才没有让孙静怡发现端倪。

  (益智故事)如果被她发现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刘兵躺在孙晓雅的床上,心里很是难受。

  他回想着刚才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

  就差一点啊,可偏偏,孙静怡在这个时候睡醒。

  无奈,刘兵平静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屋睡觉了。

  刘兵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

  这个时间,孙静怡已经上班去了。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片子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

  刘兵洗漱了一把,就去隔壁找孙晓雅。

  没想到她却正在收拾行李。

  “晓雅,你干嘛呢!”孙晓雅回头一看,原来是刘兵。

  “刘兵哥,开学了,待会我就要去上学了。

  ”孙晓雅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舍与留恋。

  刘兵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开学了。

  他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如果孙晓雅走了,那他岂不是又要整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刘兵很难受,可他又无可奈何。

  他想起昨晚的事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晓雅,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孙晓雅本来正在叠衣服,她一听,就仔细回想起来。

  可昨晚宿醉,她头疼的难受,“刘兵哥,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刘兵一听,她竟然不记得了,酒后胡来果然是真的,他心里有点失落,要知道昨天晚上可是孙晓雅一直在撩拨他。

  “没事,我就是想看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喝醉了。

  ”孙晓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晚上同学聚会,玩的太开心了,就没忍住多喝了几杯。

  ”中午吃过饭,刘兵直接就开车把孙晓雅送到了学校。

  看她进了学校,高三课程紧,下次回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回来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也不知道范琳琳什么时候回来,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刘兵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玲玲的号码。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再有一周就要回去了。

  ”刘兵一听,很失望。

  还有一周的时间,范玲玲才会回来。

  那这段时间岂不是他都要一个人了?“怎么了?”范玲玲很疑惑地问道,她还以为刘兵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就是太想你了,真想让你赶紧回来。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608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487.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1815.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7536.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1744.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350.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1066.html

https://www.customizedsiliconewristbands.com/twa.aspx?5379.html